周寒舟
We watching you!!!
男友不好撩
姜妦一笑,语气坦坦荡荡,“霍设计师看不出来吗?我在勾引你呀。”
发表于 08-08 21:33 周寒舟
11249字 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1897
36
242

1

作为演员,姜妦有一张辨识度极高、叫人过目不忘的脸。

可这张脸美则美矣,却不符合当下主流审美。它既没有少女脸的温驯乖巧,也不够厌世脸的无欲无求,美得太具有攻击性,艳俗而不高级。

连她的经纪人都说:“你这张脸太强势,不讨喜,容易没有观众缘的。”

姜妦却不在意,“我是演员,又不是明星,比起一张讨喜的面孔,演技才是我的资本。要我装柔弱扮无辜?可以,剧本怎么写,我怎么演。但出了戏,我只是姜妦。”

这话说得潇洒,可做自己向来是要付出代价的。

出道七年,因着这一张熟女脸,和这一副不够低调圆滑的性子,纵使演技不错,姜妦却始终拿不到女一的角色,只能给清纯无辜的流量小花们做陪衬,反落了个“万年恶毒女配”的称号。

往前进不了,往后不能退,姜妦的演艺生涯出现了瓶颈。

可直接将她推进死胡同里的,却是如今最炙手可热的珠宝设计师霍盛,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句话。

彼时,是霍盛担任著名导演冯远新戏《女帝传》的珠宝配饰设计和美学督导的签约仪式。在此之前,《女帝传》里的大小角色都定下来了,女一号和女二号却迟迟未公布最终人选,在场记者免不了要追问一番。

大多数人都猜测是各当红小花,其中一个记者却提到姜妦,说她以往演的都是心机腹黑女角色,之前“分手门”事件中独立果断的女性形象也深入人心,气场和演技都足以撑起这部大女主戏。

冯远打太极不肯正面回应,只说目前还在面试选角阶段,暂时保密。

霍盛倒是接了一句,说:“本色出演总是容易些。”

短短九个字,不仅抹杀了姜妦的演技,更否定了她的人品。

于是,当天各大媒体网站的头条内容就成了“著名珠宝设计师霍盛批女演员姜妦‘腹黑’是本色出演”。

2

姜妦看到报道的时候,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入行多年,她没少被媒体和网友黑,黑长相黑人品黑性格……可黑她演技的,霍盛是第一人。

气不过,姜妦直接用微博发消息@霍盛说:“我跟霍大设计师私下并无交集,连一面之缘都不曾有。可听你的语气,倒像是很了解我,难道是我的粉丝或暗恋者?爱到深处自然黑?”

这条微博一出,姜妦和霍盛的名字很快上了热搜,评论区更是炸开了。

姜妦粉说:“可以,这很女王妦。”

黑粉说:“蹭热度,不要脸!”

霍盛后宫团说:“霍太太的位置是我的!”

路人说:“妖艳女演员VS清冷设计师,微博年度言情大戏预感要开幕,前排围观。”

姜妦发微博不过是一时头脑发热的举动,可再删除反而显得欲盖弥彰。反正她在微博上向来以敢说著称,亲自下场撕黑粉是常有的事,那亲自传一下自己的绯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谁知霍盛一向官方正能量的微博,竟转发并回复道:“自恋是病,得治。”

眼见他明摆着是要跟她杠上了,姜妦也不怕火上浇油,回了句:“赌上女人的第六感,我有一种直觉——你喜欢我。”

霍盛再回:“刚失恋就对别的男人表现出这么大兴趣,有失庄重。”

他说的“失恋”,就是之前记者提到的“分手门”事件。

一个月前,姜妦参加一位工作人员的婚礼,竟然在酒店撞上了男友陈澄跟当红新生代女演员夏林亲密拥吻的场景。

当下三人就被偷拍的记者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更被接连追问:“两位才是恋人关系,陈先生跟夏小姐刚才的行为做何解释?姜小姐又怎么看他们俩的行为?”

夏林和陈澄只顾着躲镜头。

姜妦沉着脸,半晌,才开口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什么时候?在哪里?因为什么?”记者们继续问。

陈澄看向姜妦,姜妦却在他期待的眼神中,轻轻吐出两个字:“刚才。”

两个字坐实了陈澄出轨,夏林也被人人喊打,分手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舆论分化成两极:支持者说姜妦霸气,没有娱乐圈男女的套路;反对者说姜妦落井下石,不念旧情,简直是最狠前女友。

此时,被霍盛再度提起,姜妦却不在意。

她回复说:“寻找新欢总是忘记旧爱的最好方法。至于‘庄重’,作为演员,‘装’是首要技能,‘重’倒是不够重,毕竟体重是女演员的命。可如果霍设计师喜欢,我愿意不要命。”

霍盛回:“我对死人没兴趣。”

这下评论又炸了,却是清一色的幸灾乐祸——

“我们女王妦是被教育和虐了吗?”

“姜妦是被嫌弃了吗?心疼她一秒。”

“感觉目睹了撩汉失败现场,奸笑。”

……

3

别看俩人在微博上闹翻了天,姜妦真正见到霍盛,却是在一周后《女帝传》的试戏现场。

彼时,霍盛在评委席,西服领带,正襟危坐,只头微微偏向一侧,和旁边的人低声交谈。

从姜妦的角度,看不清他的脸,倒是他放在桌上的双手,更吸引她的注意力。

那双手白净修长,骨节分明。不像其他珠宝设计师戴满珠宝尽显奢华,他只左手中指戴了一枚戒指——铂金戒托,刻万字符纹,上嵌一枚和田白玉。

佛、君子、温润如玉,是姜妦脑海里一瞬间闪过的几个词。

可当霍盛转过头看向她时,姜妦却觉得“斯文败类”更适合他。

那是一张轮廓立体、五官俊朗的脸,戴一副复古金丝框眼镜,整个人亦正亦邪,散发着禁欲又勾人的气质。

“姜妦,姜妦。”

冯远叫了两次,姜妦才回过神来,“冯导好。”

“你跟温雅都去换一下戏服。”冯远指了指门口,姜妦扭头看见了当红小花温雅,“一会儿你们演一场对手戏,我看看。”

表现专业水准的时候到了,姜妦立刻收心,大步进了更衣室。

等换了戏服出来,霍盛亲自来给她们佩戴这部剧定制的珠宝首饰,看她们分别呈现出来的效果。

温雅一脸娇羞,柔声跟霍盛道谢。

姜妦却傲慢道:“劳烦霍设计师。”

她身上穿的是一套女主角即将走上权力之路时的华贵公服,脸上一副俾睨众生的气势,当真如同那时尊贵无双的女子。

恍惚间似又看到当年那个倔强的身影,霍盛晃了晃神,片刻才低头取了首饰盒,朝她走来。

那是一套嵌红宝石的金首饰,每一样都设计精巧,又不失古风韵味。姜妦看看首饰,又看看霍盛,有些难以想象这样清冷的人会喜欢这些珠光宝气之物。

“这么盯着男人看,有失……”霍盛说,声音低沉好听。

“霍设计师又要说我不够庄重了吗?”姜妦打断他。

霍盛没接话,俯身替她戴好项链,又拿起一只红宝石耳坠,看向她白嫩的耳垂。喉结似动了动,他伸手轻轻捏住她的耳垂。

姜妦一向自诩是戏痴,常常人戏不分,陷进角色里就难以自拔。可是这一刻,她清楚地认识到,戏里的那个她根本不是她。若是戏里被男演员这般捏着耳垂,她只会顺着所演人物的心境往下走。娇羞也好,厌恶也罢,同她是没有半分关系的,她只是戏中人的载体罢了。

但是此刻,因着耳朵上这只手,她清楚地感受到是自己的心脏在失控地怦怦乱跳。下意识扭头去看,脸却正好贴在了霍盛手背上,从一侧看竟像是霍盛捧着她的脸。

他低头,她仰头,肌肤相亲,举止暧昧,姜妦忽然觉得被他捏住的耳垂烫得厉害。想叫他松开,却未免露怯,可不叫他松开,凭什么他撩得人春心荡漾,自己却还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清冷模样。

心有不甘,姜妦竟鬼使神差地贴着脸在霍盛手背上蹭了蹭。

霍盛一顿,眼里闪过莫辨的神色,语气却一如往常,淡淡说:“姜小姐,这是做什么?”

姜妦一笑,语气坦坦荡荡,“霍设计师看不出来吗?我在勾引你呀。”

她原本就容貌艳丽,此时眼角眉梢更是刻意带了惑人的风情,任是谁都不免要心里一动。

可霍盛看她一眼,又上上下下看两眼,最终偏过头继续手上的动作。

“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姜妦不满。她刻意做出这副妩媚勾人状,一是为掩饰方才不妥的举动,二是为显摆演技,想骗得霍盛上当,可人家竟不为所动。

“没意思。”霍盛说。

“是眼神没意思,还是对我没意思?”姜妦不甘心地追问。

霍盛戴好耳坠,才慢声说:“我只知姜小姐一向锋芒毕露,原来也狂而自知。”

“你是拐着弯说我要有自知之明?”姜妦有些恼。

霍盛一挑眉,不置可否。

4

姜妦与温雅那一场对手戏,几乎是碾压式的胜利。

温雅才二十岁,不过是凭着一张清纯无害的面孔,和乖巧软萌的性格获得众多拥趸,在表演上青涩稚嫩,对人物也没有做足功课,连基本的人物情感都拿捏不准。

姜妦却经验足,表演功底扎实,情绪饱满,有爆发力。每个表情都是戏,每个眼神都有故事,迅速将人带进了角色里。

霍盛在一旁看着,视线自始至终只落在姜妦身上。

他知道她是个好演员,七年前第一次见她时,他就知道。那年她二十岁,是电视台临时招募的观众演员,而他是顶着天才设计师头衔参加节目录制的嘉宾。

彼时她面容还略显青涩稚嫩,眼神却有不输此时的凌厉,对着骂她表演不够细腻、太浮夸的工作人员,发誓说:“我一定会成为中国最好的女演员。”

霍盛被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的倔强自信所震撼。那时他也才二十岁,因为外界的盛赞,几乎迷失了自己,陶醉在一点点成绩里洋洋得意。

是她让他忽然明白了什么是目标,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所以后来他果断出国留学,抛开一切光环,独自在异国他乡进修学习,创立自己的珠宝品牌。

那些艰难孤独的时间里,他总是会想起她,想起那样一双眼睛,想她是不是还在朝着她的梦想努力。但他并不刻意去关注她,他以为他只需要知道她在,知道有一个人同自己一样在为了梦想打拼就足够了。

可似乎命中注定,他要再次遇见她。

一个月前回国时,他暂住在酒店里,正好撞见了她的分手现场。她还是那般倔强骄傲,挺直了背,独自面对一众不怀好意想要最新鲜狗血八卦的记者们和出轨的前男友,丝毫不见软弱之姿。

她说“刚才”,干净利落地斩断关系,或许显得不够善良,却足够坦荡。一如他记忆里的那个女孩——我清楚我要什么,为此我可以不顾一切,不惧任何眼光。

他当时所受到的震撼,丝毫不亚于当年。他这才知道,抛开对梦想的坚持,她仍然是他心里独一无二的存在。

可她却一点儿不记得他,甚至说与他连一面之缘都未曾有。

想着,霍盛垂下眼睑。

试戏结束后,冯远没有多说什么,只让温雅和姜妦回去等通知。

姜妦换了戏服出来,听见温雅提出请冯远和霍盛吃饭。冯远说有事要先走,她又转向霍盛,温温柔柔叫了一声“霍先生”。

眼见霍盛似要点头答应,姜妦行动快过脑子地凑过去,挽住霍盛的胳膊,笑眯眯地说:“小哥哥,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的吗?”

听着她甜得发腻的称呼,霍盛淡定地推了推眼镜,“我比你还小一个月。”

他毫不留情地拆穿,惹来温雅轻笑一声。

姜妦心里尴尬,面上却笑得得意,“连我生日都记得这么清楚,一定是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了。”

霍盛睨她一眼,伸出一根手指去推她的手,凉凉道:“我还记得我们家狗的生日。”

姜妦:“……”

不过最终,霍盛还是和姜妦一起吃饭了,倒是温雅找借口先走了。

后来有人上传了霍盛给姜妦戴耳坠的照片:穿西服的温润男子,捧着穿古装的娇媚女子的脸,深情款款地为她戴耳坠,颇有一种时空错乱,异世恋人重逢的唯美浪漫。

网友再次沸腾了,纷纷去俩人微博下刷这张照片,一改之前的态度——

有人说:“突然发现他们配一脸,有没有!”

有人说:“完了完了,少女心要炸了!!!”

有人说:“拍什么《女帝传》,只有我想看清冷禁欲设计师被妩媚妖艳女演员拿下的戏码吗?”

5

网上如何传,姜妦都不理会。

她现在最关心的是她和温雅各有长短,她演技好,温雅有人气,冯远究竟会如何选。

可姜妦没等来冯远的电话,却先等来了陈澄的。他约她见面,说有事要谈。

姜妦没有拒绝,他们是得谈一谈。

到了约定的餐厅,姜妦在角落的位置看见了陈澄。他戴着帽子,口罩放在桌上,可见来之前一定捂得严严实实,比原来恨不得万人瞩目的张扬性子低调了不少。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霍盛居然坐在他对面!

“你怎么会在这儿?”姜妦问霍盛。

霍盛抬眼,漆黑的双眸看不出什么情绪,薄唇一开一合,吐出两个姜妦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字,他说:“你猜。”

姜妦怔在原地,他这一副幼稚模样是什么鬼!

霍盛却不管她怎么想,垂眸敛目,继续思考着陈澄的问题。

刚才一落座,陈澄就问他是不是喜欢姜妦,他一时竟有些回答不上来。他承认她于他而言是特殊的,可他并没有深究对她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

说是单纯的喜欢?难道是七年前一见钟情,回国再见倾心?这喜欢未免肤浅。

可不喜欢,仅仅是拿她当同类欣赏?他又不知该如何解释自己异常的行为:看着她会失神,又总想气得她跳脚;明明嫌弃她逢场作戏的亲密,心里又怪异地泛着一丝甜……尤其刚才见到陈澄时,他竟下意识地对他评头论足,觉得他不如他,更配不上姜妦。

这难道不是传说中的吃醋和嫉妒吗?

“人齐了,那咱们就开始谈吧。”陈澄出声,盯着姜妦说,“我希望你开记者会,澄清我们的关系。”

姜妦一笑,明知故问道:“澄清什么关系?”

“你别装傻!”陈澄很不耐烦,“今天我就当着霍设计师的面说清楚,我跟你只是名义上的关系,跟夏林才是正儿八经在谈恋爱,不存在出轨一说。我帮你说话,你也帮我一把。”

“你在不在他面前说有什么关系?什么叫你帮我说话?”姜妦有点儿蒙。

“用不着在我面前装吧?”陈澄冷哼,“你不是喜欢霍设计师吗?你们不是都在微博上隔空秀恩爱了吗?我可是在帮你跟霍设计师证明,他其实是你的初恋。混娱乐圈这么久,连恋爱都没谈过,以前光看你这张脸,我都不信你是这么保守的人。”

“我是什么样的人轮不到你来说!”姜妦冷下脸,“你知道我为什么从来看不上你吗?因为你虽然装得人畜无害,却掩饰不了眼睛里的贪婪和算计。除了夏林,你还有几个暧昧对象,你自己清楚!”

“你姜妦又清高到哪里去?你敢说你当时不是故意说分手?落井下石?”

“我当然是故意的。当初是谁想卖小奶狗人设上位,一再在媒体前暗示对我有好感的?又是谁让公司施压,逼着我跟他假扮情侣捆绑宣传的?是你,陈澄!可你一边消费我的人气,一边跟新晋小花玩儿暧昧,还蠢到被狗仔逮个正着。我不踩你两脚,已经仁至义尽,你还指望我帮你洗白吗?”

俩人吵得厉害,霍盛却一言不发。

半晌,他站起来,走到陈澄面前说:“谢谢你告诉我她没谈过恋爱这回事,但这并不能抵消你对她犯的错。”

他说完,忽然对着陈澄挥拳相向,冲着他的脸狠狠打了两下。然后揪着他的衣领,在他耳边说:“一下是你利用又背叛她,一下是你刚才对她的侮辱。从今以后,你跟她半点关系也没有。”

6

那天,陈澄挨了霍盛两拳,撂下要让他们好看的狠话后,就离开了。

姜妦原以为陈澄说的是气话,毕竟真的闹开了对他也没什么好处。

可没过两天,网上就有人匿名发长文爆料“分手门”事件的所谓真相。

文中说陈澄和姜妦从头到尾都没有实质性地在谈恋爱,不过是捆绑宣传,他跟夏林才是情侣,根本不存在出轨一说。反而是姜妦没有澄清事实,还故意误导大众,落井下石。

文中还提到姜妦是个工作狂,却偏偏那天会抽空参加工作人员的婚礼,出现在酒店。又说霍盛和姜妦在微博上看似互怼,实则根本就是秀恩爱。字里行间就差直说这一切其实是姜妦设计安排,让陈澄先出黑料背锅的。

于是不明真相,却又热衷阴谋论的网友开始了一场关于“姜妦是不是心机婊”的讨论,连霍盛也被牵连其中。

虽然有铁粉的维护,姜妦还是再次被全网黑。

“你打算怎么做?”经纪人问。

姜妦瘫在沙发上,不答反问:“你说冯导会不会因为这场风波,弃了我?”

“我的姑奶奶,所以你现在应该先想着怎么挽救形象啊。”经纪人有些无奈,“你跟霍盛,你们俩是不是真有什么?”

姜妦摇头,不确定地问:“你说,一个男人会因为什么,替一个女人去打另一个男人?”

“你说绕口令呢?”经纪人翻了个白眼,“亏你还演了那么多烂俗偶像剧。还能因为什么?因为打人的男人喜欢那个女人呗。”

“你确定?”姜妦提高了音量。那天霍盛跟陈澄说了什么,她没听见,可他打他绝对是为了她。听经纪人这么说,难道他真的喜欢她?

经纪人还没说话,手机响了。他看一眼不知在想什么的姜妦,主动替她接了起来,“喂,你好……是,是姜妦的电话……霍设计师啊……在在在,我让她接电话。”

听见“霍设计师”四个字,姜妦下意识想躲,可经纪人已经把电话塞给她了。顿了顿,她找了个话题:“是不是冯导让你来通知我结果?”

“不是。你在哪儿?”霍盛问。

“经纪人家里。”姜妦叹一口气,“你可能没经验,这种时候自己家里也不能待的,门口一定全是记者。你要不也找个地方避避?”

“地址。”霍盛说。

“什么地址?”姜妦疑惑,“你要来我这儿?”

“地址。”霍盛重复一遍。

“水岸国际A座2802。”

7

霍盛到的时候,经纪人已经很识趣地以工作为由离开了。

姜妦开了门,一扫之前邋遢颓废的样子,妆容精致,衣着干练地出现在霍盛眼前。

她笑着,自信明媚一如从前,眼底却有掩饰不住的疲惫。

霍盛还是一身西服,规矩严谨,淡漠庄重如神佛。可看向姜妦的眼神,三分心疼七分温柔,宠溺得能将人融化了去,又实实在在是一个俗世男子了。

姜妦忽然有些怕和这双眼睛对视,故意调笑道:“怎么?几天不见,霍设计师发现我更美了,为我着迷了吗?”

谁知霍盛竟点点头,大大方方承认:“嗯,被你迷住了。”

明明是浪荡子一般轻佻的回答,他却答得严肃认真,好似那古代的呆子书生,其实根本不解男女之情,不过顺着妖女的蛊惑,遵从本心而答。笨得很,又真得很,带着说不出的可爱正经。

可他到底不是书呆子,眼底的笑意,出卖了他。他比谁都清楚这回答是什么意思,却和你棋逢对手,见招拆招,反叫你摸不清看不透他到底是什么心思,生生落了下乘。

“面上端庄正经,内里却是个撩拨人心的个中高手,这男人根本就是个天生妖孽!”

姜妦在心里腹诽,面上却不露痕迹,只似笑非笑地看着霍盛,好叫他知道她不是容易哄骗的小姑娘。

霍盛罕见地笑了笑,轻声问:“吃饭了吗?我带了些吃的。”

姜妦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拎着两个保温饭盒,很居家的款式,不像是在酒店餐厅打包的。

“我自己做的。”霍盛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你过来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他说着,熟稔地推开门,往里走。

“我准你进来了吗?”姜妦嗔怪一句,跟上去,“真的是你做的?霍设计师还是居家型男人啊,画得了设计稿,做得了饭菜。”

“那边是厨房吗?”霍盛反问,见姜妦点头,边走边说,“我做的。你这两天有好好吃东西吗?”

或许是太久没有被人这样温柔以待,又或许眼下本就是她脆弱的时候,霍盛一而再的关心语气,叫姜妦有些鼻头发酸。可她向来不会在人前示弱,很快调整了情绪,笑道:“霍设计师这么关心我,莫不是喜欢我?”

霍盛似没注意到她的异样,拿盘子把食盒里的饭菜盛出来,才应了一句:“嗯,喜欢你。”

还是那般轻描淡写的语气,半真半假,姜妦却心里一动。

他本该在工作台上对着珠宝精雕细琢,此时却一身西服,俯身在厨台前为她准备饭菜。这样一种致命的反转魅力,叫她无力抵抗。

可她也不敢放任自己沉溺其中,她见多了那些深情套路。

“你在同情我吗?还是出于愧疚?”姜妦突然问,“毕竟我眼下的遭遇,起因在你。”

“我以为你会说心疼。”霍盛放下食盒,转身看她,“我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也不会轻易对谁心怀愧疚,如果有,也只会对你。在我面前,你不必是女王妦,不必这么强势警惕。你可以脆弱,可以无助,可以难过,可以流泪,都没关系。”

8

非科班出身,又没资历没背景,在娱乐圈这个巨大的名利场,姜妦究竟走得有多艰难,只有她自己知道。必须强势,必须不好惹,必须张牙舞爪,唯有如此,她才能保全自己。

连她自己都记不得上一次软弱哭泣是什么时候了,甚至现在被陈澄反咬,她也不过是觉得糟心罢了。霍盛的话,却一下击中了她内心最脆弱的地方,让她忍不住想哭。

可她到底是忍住了,对着霍盛惨淡一笑。

“霍设计师真的觉得我只凭演技,就能走到今天吗?比起演技好,更重要的是我对自己够狠。永远把自己放在孤立无援的境地,永远不对任何人心生依赖,在每一次困境里,除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外,什么都可以丢弃,所以才有今天的我。你却跟这样的我说让我软弱?我不会,也学不来。”

“不需要学,它是本能,而你只是把它藏起来了。”霍盛定定看着她。

“不要说得很了解我的样子,”姜妦声音冰冷,“霍设计师如果没事,就请离开吧,还是谢谢你的饭菜,不过我怕是没有口福。”

她说完,转身往门口走,却不防被霍盛抓着胳膊。她想叫他松开,他却缚住她双手,把她按在墙上,兜头亲了下来。

霍盛的吻,明明带着怜惜,却又强势得不容姜妦拒绝。他不顾姜妦的捶打,耐心又霸道地攻城略地,直吻得姜妦感觉快要窒息了,才松开她。

终于获得自由,姜妦大口大口喘气,又羞又恼。抬眼看霍盛,他却端得神色清明,好像方才恨不得把人吃了的那人根本不是他。

姜妦忍不住嘲讽,“我还以为霍设计师当真像外表一样清冷禁欲,无欲无求到可以立地成佛了,却原来是假正经,暗藏色心。”

“我在你面前,从来成不了佛。”霍盛说,“你的每个眼神,每个表情,每句话,都在示弱,都在挽留,口是心非地叫人心疼。我已经再三克制了。”

“谁示弱!谁口是心非!”姜妦才不会承认,“自己耍流氓,还要怪在我头上吗?!”

“要不然说出去,让别人评评理?”霍盛一脸认真,“人人都知道我洁身自好,这么多年连绯闻都没有传过,倒是姜小姐一直对我表现得很有兴趣。”

“霍盛,你个伪君子!”

“嗯,我是。过来吃饭。”

9

姜妦在这一刻对斯文无赖有了新的认识。

实在讨不到便宜,她干脆把他做的菜全吃了,末了,颐指气使道:“霍大设计师手艺不错,不知道这一顿多少钱,我给你。”

“以身抵债吧。”霍盛说。

姜妦呛了一下,震惊地看向霍盛。这人是被拆穿了,干脆破罐子破摔?还是天性无赖?

“你可以这么直勾勾地看我,但不准这样看别的男人。”霍盛用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直直看着姜妦。

那天陈澄的问题,他后来想明白了——他的确喜欢姜妦,男人对女人,同类对同类的喜欢,所以才会有那一系列难以解释的怪异行为,才会行动快过脑子地上手打人。而既然确定了对她的心思,他没道理还藏着掖着,自然是要说出来,免得姜妦又被别的什么人骗了去。

这么俗气的话,配上这样意味深长的眼神,姜妦居然有被撩到的感觉,脑海里也一瞬间闪过经纪人说“打人的男人喜欢那个女人”的话,不争气地心跳加快。

“你打算怎么做?”霍盛忽然正色问道。

知道他是说陈澄的事,姜妦也严肃起来,“霍设计师有什么指教?”

“你是真的要问我吗?”霍盛反问,“你心里一定有了打算,想好了要怎么做。我只是来告诉你,无论你做什么,怎么做,我都在你身后,你随时可以依靠。”

不得不说,霍盛很了解姜妦。对姜妦来说,她习惯了靠自己,别人与其帮她拿主意,不如尊重支持她的决定。

听了他的话,姜妦发自内心地笑了。

“我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你放心,其实这次也没多严重。捆绑宣传是很常用的手段,一般各取所需,然后好聚好散,我只是恰巧遇到了个不省心的。他以为爆出这个事实就能转移矛盾,洗白自己?

“如果我不出声,慢慢等这一场风波过去,他或许真有机会,可最终能得到好名声的是我,毕竟他消费我大于我消费他,我又得饶人处且饶人。可如果我站出来跟他撕到底,那他就是自掘坟墓——靠女人上位,卖人设,又背信弃义……他会彻底身败名裂,而我穷追猛打,未免姿态难看。你猜我会怎么选?”

“开撕。”霍盛肯定地说。

“不觉得我太狠,太不留余地了吗?”

“对人渣手下留情,是对善良的一种侮辱。”

俩人说着,自始至终都盯着对方的眼睛,从彼此瞳孔中看见自己的小小影像。

片刻,姜妦一笑,轻声说:“知我者,霍先生也。”

霍盛回:“姜小姐,也深得我心。”

那天送走霍盛,姜妦打开电脑,亲自回答了知乎热门问题“如何看待姜妦和陈澄明明是假情侣,却能表现得像真情侣一样亲密撒狗粮”。

她回的是:“我演技好。”

没有一句多余的解释,没有一点妥协扮软弱的姿态,永远固执,永远骄傲,这就是姜妦。

接着她又发了一条微博,只有五个字:“陈澄,你不配。”

不配什么,她没有说。

可热心的网友们已经替她点明,有人说是陈澄不配她姜妦,有人说是陈澄不配她姜妦用心机手段。但无论哪一种,都是姜妦对陈澄的最终态度。

霍盛转发了姜妦的微博,并配文:“嗯,他不配。”

狗粮大军立刻闻风赶来刷评论表支持,被顶上热门评论的是:“我们家设计师,其实是说,‘嗯,他不配,我配。’”

霍盛点赞了这条评论,并点赞了姜妦团队随后发出的一条微博。

那条微博说:“捆绑宣传,本无可厚非。可既然对外公开为情侣关系,哪怕有名无实,双方也已经是利益共同体,对彼此的形象负责。陈在此期间,擅自与他人恋爱,并被曝光,对姜造成恶劣影响。

“姜当机立断,结束关系,已经仁至义尽。陈为洗白,转移矛盾,以小人之心揣测污蔑,对此姜只有一个态度:‘我做过的,从来敢认,没做过的,决不吃哑巴亏。’”

这段霸气解释,很快就得到了众多网友的认同和支持,舆论彻底偏向了姜妦。

后来陈澄又出来作可怜姿态,表示并不知道那篇匿名爆料,网友却不买账,纷纷呼吁要让他滚出娱乐圈。

一场风波自此落幕。

10

隔天,霍盛在参加采访时,首次提到了自己的感情动向,说自己心里一直有个人。

主持人追问是不是姜妦,霍盛没有直说,反而放出了七年前的一段节目视频。

视频里略显青涩稚嫩的霍盛坐在台上,视线却时不时落在观众席,好像那里有更吸引他的。等镜头切换到观众席时,有熟悉的脸一闪而过。

“那是姜小姐?”主持人眼尖地看出来了,“你们七年前就认识?”

霍盛摇头,“她那时只是在扮演一个认真动容的观众,并不是在关注我。”

“所以你是一直暗恋姜小姐?”主持人笑得暧昧。

霍盛大方承认,对着摄像机深情款款道:“她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纯粹的人,做一个好演员是她的梦想。在追梦的路上,她吃过苦,受过伤,却始终初心不改,柔弱又勇敢,固执又倔强得叫人心疼。以后,我想护着她……一直。希望你们也一直支持喜欢她。”

好事成双,冯远也在当天宣布姜妦为《女帝传》的女一号。

姜妦一跃成为话题度最高的女演员,各种采访邀约不断,她却一概婉拒,收拾东西,提前进了剧组。

霍盛不用一直待在片场,可有姜妦的戏,他基本都在。只是他在的时候,总是会干扰拍摄进度。

譬如一场争斗戏,对方演员没把握好分寸,不小心伤了姜妦。霍盛就一直黑着脸,吓得人家演员不敢用力,又拍了三四次才过。

又譬如一场拥抱戏。姜妦和男演员才将将碰到手,霍盛就突然喊停,理由竟然是姜妦戴的项链出现在这一幕里不合适。

连工作人员都心照不宣地偷笑,姜妦又怎么会不知道霍盛是吃醋了,可她却一脸无辜,认真问道:“霍设计师,那我应该戴哪条项链呢?”

霍盛看着她,忽然一声不吭地吻了下来,带了点儿怒气和宣告主权的意味。

吻了好一会儿,直到助理在外面叫姜妦,霍盛才松开她,眼神危险,“你这是吃定了我,就对我不上心了?”

自从公开表白,被姜妦知道自己一直暗恋她后,她对他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在他面前扮起了端庄淑女不说,更是时刻跟他保持距离,连话都不多说,更别说肢体接触,好似先前逮着机会就撩拨他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

对此,霍盛很有些怨念。

“不行吗?”姜妦挑衅地看着他,“我这人很小心眼的。你之前说我本色出演,说我自恋是病,还说我不庄重……啊,还有,说对我没兴趣,是不是?”

什么叫“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霍盛算是有了深刻体会。

眼见姜妦秋后算账,他有些无奈,可也不是毫无准备,清了清嗓子说:“我数过,这七年里你拍过三十部戏,其中牵手有四十二次,拥抱有三十四次,接吻有二十八次。可我除了你,从来没对谁表现过亲密。”

他说这话时声音不喜不怒,姜妦有些吃不准他是不是真的在生气,正想服软,却又听他说:“所以,你还不准我小小地生气一下吗?”

他说完,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傲娇,偏过头不看姜妦。

这样别扭的霍盛,一下戳到了姜妦的萌点。她想笑,却眼睛一转,闷哼一声,捂着胸口朝霍盛倒过去。

霍盛吓一跳,赶紧接住她,“怎么了?胸口疼吗?是不是疼得厉害?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他说着就要抱起姜妦往外走,姜妦却狡黠一笑,攀着他肩膀,轻轻一跃,双腿夹住他的腰,挂在他身上。

“霍设计师。”姜妦捧住他的脸,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你难道不知道你吃飞醋翻旧账的样子有多反差萌吗?你都没听见我少女心炸了一颗又一颗,比鞭炮还厉害的响声吗?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想让我的小心脏为你爆掉是不是?”

眼见她没事,霍盛松一口气。又听情话被她说得古怪,心里很受用,面上却不显露,拿额头碰一碰她额头,警告道:“再敢这么吓我,小心我收拾你!”

姜妦可不怕他,“霍设计师,我这么喜欢你,你舍得吗?”

她凑得近,光是气息呵在霍盛脸上,就已足够撩拨。偏她还柔情似水望着他,眼角眉梢都带了勾人风情,刻意压低的声音,也像小猫的低唤,叫听的人心疼又心痒痒。

霍盛动了动喉结,试图压下某种激烈的欲望,可最终功亏一篑。

他仰头,狠狠吻住她,模糊不清地说:“那要看怎么收拾。”

像这样就很舍得,而且会变本加厉,不加节制。

姜妦再次被吻得上不来气的时候,心里哀号:“霍设计师,你这么好撩,不符合人设啊。”

可霍盛听不见,心心念念了七年的姑娘就在怀里,他只想对她做喜欢的事。就算听见了,也只会回她那一句:“我在你面前,从来成不了佛。”

因为我爱你,俗气又深情地爱着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