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atching you!!!
【春宵一度值千金】
轻九JR 发表于 08-08 21:46

腹黑阎王×甜白孟婆(ฅ>ω<*ฅ)

1116字 预计阅读时间2分钟
2752
55
337

  “咣当”一声,门被踹开。牛头马面被这一声巨响吓得一激灵,哆哆嗦嗦地想:又谁惹着这小祖宗了?俩人想了想这些年惹过这小祖宗的人,被阎王整的连灰都没剩下的下场,抖得更欢了。本以为是他们偷糖的事被发现了,可来人连个眼神都没赏给他们,径直往里去了。

  案上办案之人头都没抬一下,扔了一句:“说你多少次了,敲门敲门,怎么还这么不稳重。”说完放下笔,淡淡地看过去。

  来人却并没有搭腔,倚着他的案桌,语气不善:“老子不干了!”说完转过身,恶狠狠地瞪着那位传说中死人脸的阎王大人。

  阎王看着眼前已经皱成一团的小脸,不禁扶额:“又怎么了你。”

  “你还好意思问?你看看我每天都干些什么!熬汤熬汤,除了熬汤我什么也做不了!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些日子人格外的多,跟不要钱似的往地府里塞。”孟婆上前一把抓住阎王的衣领,“赶紧,给我文书,老子受够了,要去投胎!”

  阎王被拎着,无语凝噎,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好好好,给你给你,能不能先撒开我。”

  孟婆讪讪地松了手,小声嘀咕了一句。

  “赶紧的,这我一天也待不下去了,反正这也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阎王的正在写文书的笔一顿。

  “文书写好了。” 阎王停了笔,孟婆伸手就要拿。

  “诶,先去把汤喝了,然后再来拿文书。” 阎王按住了那封文书,气定神闲地扬了扬下巴。孟婆不情不愿地去拿了碗汤,当着阎王的面喝了下去。

  一炷香之后,孟婆摇了摇有点懵的小脑袋瓜,嗯?这是哪?

  案前的阎王掩唇轻笑,十分的开心。

  “咳。” 阎王掩饰性地清了清嗓,正经地说道:“那个,上面下了文书,赐了道婚约来着,过几日咱们两个就要成亲了。”说完,故作镇定地把刚刚写过的文书递到孟婆的手里。

  “嗯?我是?”孟婆不解。

  “哦,你是我未过门的夫人。” 阎王面不改色地撒谎,管不了那么多了,人先弄到手再说。

  “这样啊,那我先回去准备准备。” 孟婆脚步飘忽地出去了。

  牛头马面感慨:高啊,老大此举甚高。

  地府最近十分热闹,因为阎王要成亲了!女方还是有地府一霸美称的孟婆。喜大普奔,普地同庆!

  婚礼当天,阎王揭了孟婆的喜帕,就看到坐在床上的人儿笑盈盈地看着他,露着两颗小虎牙,狡猾的不得了。

  “诶呀,以后我就是阎王妃了,再也不用熬汤了,天天享福就行了哈哈哈!”

  “你……你没喝孟婆汤?” 阎王都磕巴了。

  孟婆在床上抱着被子滚啊滚,笑得气都喘不匀:“喝了啊,但是孟婆汤对孟婆不管用的啊哈哈哈!”

  看着她小人得志样子,阎王摸了摸鼻子,没忍心告诉她,其实他是知道的,就是看她爱演,配合她罢了。

  “那不管怎么着,这亲都结了,那就这样吧。” 阎王说着就除了外服,坐上了床。

  孟婆笑声戛然而止,有点哆嗦:“你……你干嘛。”

  他熄了灯,放下帐,拉过被,凑到她面前,一字一句地说道:“度,春,宵。”

  …… …… ……(ฅ>ω<*ฅ)

——《大荒与冥·地府篇》

{{ cardProfile['name'] }}

关注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ollow_count'] }}  |  粉丝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ans_count'] }}

{{ cardProfile['sign'] }}

甜饼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eedessay_count'] }}
碎饼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eedshred_count'] }}
喜欢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avorite_count'] }}
下载小甜饼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