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洛汐
We watching you!!!
许你满天星辰
四年的追逐与等待终于开花结果,安星哭得像个傻子。 许沐辰轻轻地为她拭去眼角的泪,“从此,许你满天星辰。”
校园 温柔宠 BG
发表于 08-18 11:54 茶洛汐
9222字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1457
54
169

1

安星从来没有如此喜欢过体育课。

她天生头脑简单,四肢不发达,5分钟内跑完八百米算是人生一大奇迹。

磕磕绊绊上了大学,选体育课的时候,她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篮球!

然而,一个学期过后,安星就连最基本的投篮姿势都没学会,这让任课老师很是着急。于是,每次体育课,安星都很“荣幸”地成为重点培训对象,不被折磨到半死就别想休息。

又是体育课,当安星做好接受“魔鬼训练”的准备的时候,老师乐呵呵宣布篮球队要举办一场比赛,让女生们去当啦啦队。

这可把安星乐坏了,解散的口令才下,她就“噌”地冲向篮球场。

参加比赛的是校篮球队的两支队伍,他们一进场就获得了大家的热烈欢迎。其中最受瞩目当属1队的队长许沐辰,他是大两届的学长,颜高腿长,才华横溢,俘获了不少迷妹。

最重要的是,他单身。

除了安星他们被叫过来当观众,其他的都是打探到消息后旷课过来的小粉丝。

原本空旷的篮球场,一时间挤满了人,幸好安星跑得快,找到个好位置。

10分钟后,吹哨。

大赛一触即发。

比赛不停,场外的尖叫声也不停,女生们不约而同地喊着“许沐辰加油”,场面尤为壮观。

安星身处一堆花痴女之间,耳边的噪音轰炸不绝于耳,可她顾不了这么多,视线始终紧跟着场上奔跑的人影,心在热烈地跳动,默默为他摇旗呐喊。

直到那抹人影重重摔落在地板上,周围传来唏嘘声,她的眼神才渐渐聚焦,立马站了起来。

许沐辰被撞倒了。

几乎没有犹豫,安星从观众席跑上前去,她奋力拨开围拥的人群,如同一个女战士,闯到了他面前,握住他的手,眼底满是关切:“许学长,你没事吧?”

周围的队员齐齐把目光投向这个突然闯入的女孩,脸色各异。

许沐辰淡淡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安星感觉到他反手握紧了自己,额头上布满密密麻麻的汗,心里一惊,立即起身,将他扶了起来,“我送你去医务室。”

一旁的队员急忙上前搀扶,许沐辰朝他们摆了摆手,强撑着说道:“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队长的话没人敢不听,他们就这样呆呆地看着许沐辰被一个不知道哪儿来的小姑娘给扛走了。

到了医务室,医生将许沐辰安置到病床上,为他擦药。

只是轻微扭伤,并没有伤及筋骨,可安星还是放心不下,她凑上前去,目光一直放到他受伤的脚踝处,看医生擦药。

不由自主的,目光缓缓往上移,最后停留在他的脸上。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许沐辰的肩上,衬出他很好的皮肤。

安星不觉便看晃了眼。

像是感应到她的注视,许沐辰原本垂下的眼眸抬了起来,恰好与她相对。

安星猛然惊醒,尴尬地挪开眼。

病床上的人嘴角微微勾起。

医生交代了一些事情后便离开,留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今天谢谢你。”

“不、不用。”安星摆了摆手,偷偷瞄了他一眼便急忙把头撇开。

躺在病床上的他面色有些苍白,不像平时一样活力四射,但又平添了几分儒雅。

帅得无可救药。

安星看得有些出神,良久,她深呼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开口:“许学长,我……”

“队长,兄弟们来看你了!”

未说完的话被打断,止在喉咙。安星立即看向门外,许沐辰的那些队友正朝这边走来,一个个乐不可支地盯着他们。

刚才的在球场的画面在脑海里像放映电影一般闪过,安星的脸后知后觉地开始红,他们估计误会了她和许沐辰的关系。

许沐辰跟他们打完招呼后,淡淡地把目光投向她:“刚才想说什么?”

周围的人也齐齐地看向她,八卦的意味很浓。

安星轻怔,没料到他还记得,但这里人实在有点多,“我想说,我还有事先走了,祝你早日康复。”她说完就落荒而逃,完全不等他的反应。

一屋子的人被逗乐,许沐辰也弯起了嘴角。

2

安星很早就认识许沐辰。

四年前夏天,安星刚上初三。

她的成绩一直徘徊在中下游,根本跨不进本市重点高中的门槛。

父母对她的成绩也不上心,吵架冷战是家常便饭。安星刚开始以为他们只是把这作为调剂生活的催化剂,并不在意,直到离婚的字眼一次次从他们口里蹦出,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家庭濒临破裂。

她的话变得越来越少,也不再爱笑,成天生活在阴郁灰暗之中。成绩更是跌倒了谷底,班主任不止一次找她谈话,可她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听不进去。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半年。

伴随着家里又一次“战争”的爆发,锅碗瓢盆摔落在地,安星忍无可忍,破门而出。

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不想回家,不愿再面对那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后来,走累了,她就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静静地发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阵钢琴声缓缓流淌过耳边,听起来是首悲伤的曲子,心里感到难受。这段音乐仿佛有魔力,不知不觉中让安星刻意筑造的坚强瓦解,憋了许久的眼泪一下子喷涌而出。

她掩面痛哭着,直到曲子结束,被另一首欢快的音乐替代。

安星哭累了,低声抽噎着,用袖子将脸上的残余的泪痕擦干。呆坐了一会儿,她转过身去看弹奏者。

这才发现身后是一间琴房,装饰得很漂亮。里面有大概五六个孩子围在一架黑色的钢琴旁边,安静地盯着弹钢琴的人。

因为角度问题,安星看不清楚那人的样貌,她转身走到琴房的左侧。随着距离的缩短,弹奏者的脸越来越清晰,直到最后,完整地展现在她面前。

此刻正值傍晚,夕阳的余晖洒在他的周身,很好看。他就如同从天而降的王子,慢慢走进了她的心中。

从那天以后,安星每天下午到琴房蹲点,盼望能够再次见到他。

然而,命运似乎很喜欢捉弄她,“王子”的出现就如同一个短暂的梦,温暖了她的世界,却又毫无预兆地消失。

安星决定不能坐以待毙,在他消失的第五天,她主动踏进琴房,打探他的消息。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琴房的店长热情地向她走来。

安星眉头微微蹙着,两只手因为紧张而绞在一起,过了一会儿,才支支吾吾把心里的疑问说出来:“我想问一下,之前在这里弹钢琴的男生去哪里了?”

店长迟疑了一下,估计在脑海里搜索这个人的身份,毕竟,安星给的线索太少。

“哦,你说的是许沐辰吧?”

原来他叫许沐辰。

店长似乎对他很了解,拉着安星坐下,向她介绍:“他从5岁起就在这里学钢琴,很有天赋。不过最近他快升高三了,课业很忙,只有周日有空才会过来。”

怪不得,这几天一直找不到他。

原来他比自己大两届。

安星在心里默默地高兴,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请问,他……在哪个学校?”

“铭华。”

这答案犹如意料之外又仿佛意料之中。

铭华是本市顶尖的重点高中,许多人挤破了头都进不了。许沐辰那么优秀,在那里上学很正常,可安星成绩那么差,能考上的概率很低。

她想跟他上一所学校。

正当安星在心里暗暗较劲时,一只肉乎乎的小手拉住了她的衣角。她转过头,便与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相对,是个小女孩,看样子不过六七岁。

“姐姐,你喜欢沐辰哥哥吗?”专属于小女孩稚嫩又清脆的嗓音传入耳蜗。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应。

这是喜欢吗?只是见过一面,因为一首曲子,就觉得心动,难以忘怀。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小女孩便用力扯着她的衣角左右摇晃,葡萄一般的眼睛瞪得老圆:“他是我的,你不许抢!”

安星看着面前炸毛的小女孩,噗地笑了。

3

第二天一大早,她还在和周公约会,就猝不及防地被宿舍的姐妹们拉起来。

“星啊,你要红了!”上床的蓓蓓乐呵呵地看着她。

安星睡眼惺忪,完全不理解她们在说什么,直到一张硕大的照片映入眼帘。

照片里的主角,是她和许沐辰!

瞌睡虫瞬间被赶走,安星“噌”地爬了起来,不停地刷着校园论坛上的帖子。

那张她扶着许沐辰站起来的照片热议最高,下面有成百上千条评论。除了部分夸赞她勇气可嘉、乐于助人外,绝大多数都是骂她不要脸,想借“英雄救美”来俘获男神的心。

安星简直欲哭无泪,握着手机不知所措。

眼前的光线被遮得严严实实,她怔怔地抬头看,宿舍姐妹八卦意味十足的脸近在眼前。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借蓓蓓的吉言,安星果真一夜之间火了。同学们看到她,都兴奋地聚在一起咬舌头,表情丰富得很。

她被逼的在宿舍啃了三天的方便面,不敢出去活动,生怕哪个小姐姐一个不高兴把硫酸泼她身上。

第四天,她实在是太想念食堂的糖醋排骨,宿舍姐妹又没空给她带,她便乔装打扮后偷偷摸摸跑去食堂。

结果狂热小粉丝没见着,倒是遇到了事件的另一位主人公。

许沐辰估计刚打完篮球,身上还穿着球服,周围三三两两跟着几个队员。他们身上汗流浃背,散发着浓烈的汗臭味。而许沐辰,似乎是他们之间的异类,明明是一起运动,看起来却是出其的清爽。

安星就这样戴着口罩,抬着一盘糖醋排骨,傻傻地看他经过。

此时许沐辰好像后背长了眼睛,突然转身,往她这个方向看,安星吓得急忙抬着餐盘撒腿就跑。

她找了个座位坐下,开始享用美食。

肉还没送进嘴里,就有一道阴影出现在她面前。安星呆呆地抬头看,便与一双深邃的眼眸相对。

“介意我坐这吗?”许沐辰端着餐盘,笑容如沐春风。

“不、不介意。” 

安星以前不止一次地偷窥过许沐辰吃饭,可如今真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倒有些不敢看了。

此时此刻,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就连最爱的糖醋排骨也黯然失色。

因为男神秀色可餐啊!

安星知道许沐辰的习惯,吃饭不喜欢说话,于是她十分难得地小口咀嚼,啃排骨的音量降到了最低。

她原以为能这样平淡地结束。

“周末有时间吗?”许沐辰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筷子,正看着她笑,眼底满是柔情。

安星急忙把嘴里的饭咽下,“有、有时间。”

“你帮了我,我想报答你。”

安星眼睛忽地亮了,眼角微微上扬,脑子又开始不受控制地乱想:男神不会要请她吃饭、和她约会吧?

以身相许这报答会不会太夸张了?

正在她思考着是不是要先委婉拒绝,再含羞接受的时候,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周末一起去图书馆,我帮你补课。”

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心跳恍若顿了一下,安星不可置信地重复:“补课?”

“没错,我了解了一下,你的专业课成绩不是很理想,如果好好补课的话,还是能过的。”他慢条斯理的嗓音淌过她的耳边,安星仿佛听见心里的那根线“啪”地断了。

她的专业课成绩一向很烂,上个学期就不幸挂了两科,这个学期情况更糟。许沐辰竟然有心去了解她的成绩,不知道她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4

周六早上,八点,天气晴朗。

一向喜欢赖床的安星特意起了个大早,提前二十分钟到了图书馆。

令她意外的是,许沐辰早就到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大理石地板上,整洁又干净,窗边的许沐辰也是格外的养眼。

安星没有上前,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像在欣赏一幅画。

阳光,蓝天,绿树,眼里却只容得下他。

许沐辰一抬头便发现了她,她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坐在他旁边。

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来这么早,还没到时间。”

“睡不着就起来了。”安星是绝对不会把自己设了七八个闹钟的事情说出来的。

许沐辰闻言轻笑了一句:“我还以为女孩子都会迟到一会儿。”

这似乎的确是女生的特权,但安星还没get到这个技能,在他面前,她只想做个守时的乖宝宝。

“那我们开始吧。”

“嗯。”

许沐辰无疑是个合格的老师,那些晦涩难懂的定理从他嘴里说出来显得格外的美妙。

安星学得很认真。

除了不时会被那张侧颜晃了眼以外。

两个小时后,许沐辰提议休息。

安星感觉高速运转的大脑快要瘫痪,听到“休息”两字后暗暗松了口气,条件反射地伸了个懒腰。

“你当初为什么会报通信工程?学这个的女生很少。”

许沐辰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砸过来,她还举在半空中的手顿住,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良久,安星才如梦初醒般放下手,视线与旁边的人直直相接触。

“那学长你呢?为什么会学这个专业?”其实这个疑问在她心里深埋已久,只是当初觉得那么优秀的他肯定有自己的理由,没想过有一天能亲口问他。

许沐辰嘴边一直带着的笑意收了收,表情前所未有地认真:“因为喜欢。小的时候,对新的事物都充满好奇,会去研究它的构造,了解它的原理。后来有一次,在电视里看到别的国家在打仗,很惨烈,无辜的群众流离失所,找不到家人,信号都中断了。那时我就想,如果能研究出通信的原理,设计出战争都击不垮的电路,是不是就能帮到他们。”

他漆黑的眸子泛着光,里面仿佛有星辰,安星一不留神就会深陷。

“该你说了。”许沐辰脸上又浮起了微笑,淡淡地看着他。

如梦呓般,安星轻轻说出口:“因为喜欢。”

5

安星自从知道许沐辰在铭华上学后,铁了心要和他考上一所高中,她重拾学业,废寝忘食。

每当撑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会跑到琴房外面发呆,有的时候看得到他,有的时候看不到,但只要站到那个位置,她就感到安心四溢。

这次老天没有辜负她,虽说是擦着分数线,但也的确是跨进了铭华的门槛。

父母看到通知单的时候吃了一惊,没想到女儿这么争气,一家三口去饭店吃了顿大餐庆祝。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父母吃完饭的第二天就和平离婚了,安星由父亲抚养。

这一次,她没有痛哭流涕,也没有再离家出走,而是很平淡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在她心中,有更重要的存在。

安星原本以为上了高中会有很多见到许沐辰的机会,可是正好相反。高三和高一不在同一座楼,中间隔了很远,而且高三课很多,平常基本见不着。

安星最喜欢的就是开大会的时候,全校学生都站在操场上,听领导训话。许沐辰个子很高,在人群中很显眼,安星只要踮起脚尖,就能看到他。作为学校的优秀学生代表,许沐辰经常会上去发言,他的每个动作都深刻地映在安星的脑海里。

安星也想过向他告白,可面对高高在上的他,便又退缩了。在变得足够优秀之前,她不想冒冒失失地出现在他面前。

可还没等她变得足够优秀,许沐辰就离开了,他发挥的很好,考上了A大。安星很为他高兴,但心里又有点失落,A大,离这里很远。

短暂的黯然神伤后,安星又开始抖擞精神,奋力苦干。A大分数线很高,以她现在的成绩是绝对考不上的,她必须更加努力。

当初文理科分科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理科。班主任找她谈话,希望她再好好考虑,因为她的文科要比理科好很多。

“不,老师,我要考A大。”16岁的她,眼底带着倔强与坚定。

A大是全国的重点理科大学。

之后的两年,她渐渐失去了许沐辰的消息,但她一直在坚持。

命运再一次眷顾她,在收到A 大通知书的那一刻,安星喜极而泣,感叹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后来进了A 大,她知道许沐辰是校篮球队的队长,便兴冲冲地选择了篮球课,天真地以为能经常看到他。后来才知道,校篮球队根本就不在这里训练。

专业课也是尤其的难,跟高中完全不是一个水平,她简直快要支撑不住。可一想到这是他的梦想,她就浑身充满力量。

如果不能参与他的梦想,能和他做一样的梦也好。

6

安星原本以为许沐辰只是给她随便补两节课而已,没想到他是个极其有责任感的人,承诺要补到她进步为止。

这可乐坏了安星,和男神相处的时间增多了,不用再去费劲调查他的行踪。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两人渐渐熟络起来,安星面对他时也不再那么拘谨。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许沐辰的生日,安星快要愁死了,不知道送什么礼物。

“不用费心准备礼物,就是朋友一起吃个饭。”许沐辰的队友们给他准备了一个Party,邀请她一起参加。

安星经常去看篮球队打篮球,和他们都差不多混熟了,便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可是,空手去实在不合适。

许沐辰的喜好,她掌握得一清二楚,可还是有些拿不准该送什么,既要显得有诚意,又要不落俗套。

只能去找蓓蓓求救。

“这还用问吗?”蓓蓓一副想当然的样子。

“什么?”

“把你送给他呗!”

安星一下子涨红了脸,娇嗔的模样惹得蓓蓓笑得停不下来。

“说真的,你都喜欢他这么久了,正好就趁这个机会,跟他告白,我看他对你印象很不错。”

安星有点犹豫,“可是,我……”

“别可是了,喜欢许沐辰的多的是,比你优秀的一抓一大把,趁他现在身边没别人,你得抢占先机。”

听蓓蓓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安星轻轻点了点头,眼底略起波澜。

7

很快就到了他的生日。Party的主题是户外烧烤,地点定在离学校不远的海边沙滩,安星特地穿上蓓蓓送给她的白色雪纺长裙,清新又不失庄重,很符合她的气质。

她到的时候,沙滩上已经有很多人,除了篮球队的队员外,还有一些许沐辰的同班同学,许沐辰正在一旁摆放烧烤支架。

不知道是谁眼尖叫了一声“安星”,他便望了过来,挑了挑眉,嘴角勾起好看的幅度,而后招手让她过去。

她慢慢走过去,心在猛烈地跳动,手在微微地颤抖。

海风与波涛声迎面扑来,披散的长发扬起,裙角也轻轻摆动。

“今天很漂亮。”

“谢谢。”安星脸颊微微烫,眼神飘忽,最后淡淡地放在他身上。

他今天穿了一件纯白T恤,搭配沙滩裤,简单干净。明明是他过生日,自己反倒穿那么隆重,想到这里,安星脸上的温度更高了一些。

沙滩上的人三两结群,嬉戏玩耍,而作为寿星的许沐辰,包揽了烧烤的重任。

烧烤架上一排海鲜,安星在一旁看他熟练地在上面放调料,不过一会儿,香味就飘了过来。

看来,他是个行家。

第一波已经烤好,安星把东西都盛到碗里,美食的香味刺激着味觉,她早已饥肠辘辘。

“安星。”

她循声侧头,剥好的虾肉刚好送到嘴边,她怔怔地张开嘴,顺着他的手咬住。

“味道怎么样?”

安星咀嚼完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心虚地回了他一句:“很好吃”,然后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东西端走。

吃饱喝足已是傍晚六点,黄昏灿烂,海风微凉,暮光照在每一个人脸上。一个男孩拿出吉他,一边弹奏一边清唱,美妙的音符跳动在大海之上。

大家围成一个圈,悠闲地坐在沙滩上,跟着打拍子。

一曲毕,不知是谁起了个头,纷纷让寿星来一个。

许沐辰淡淡地笑了笑,接过吉他,动人的音乐流淌下来。

I’m lucky I’m in love with my best friend 

Lucky to have been where have been

Lucky to be coming home again 

Lucky we’ re in love every way

Lucky to have stayed where we stayed

Lucky to be coming home someday

……

安星只知道许沐辰会弹钢琴,却没想到吉他也弹得很好。她坐在他对面,静静地聆听着,幻想这歌是送给自己的,自己正身处他眼中的星辰里面。

Party接近尾声的时候,安星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生日礼物,轻轻擦拭完全不存在的灰尘。

这是一本DIY相册,上面记录着两人从相遇到现在的点点滴滴,这些照片,有的是她偷拍的,有的是从校报上剪下来的,是她最宝贵的东西。现在,她决定把相册送给许沐辰,向他告白。

尽管自己还不是足够优秀,但想要去放手一搏。

许沐辰就在离她10米远的地方,安星慢慢朝他走,心不可抑制地狂跳。

五米,四米……

只差两米的时候,她的脚步猛然顿住,脸上是始料未及的慌乱。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女生,轻轻一踮脚就亲在了许沐辰的唇上,周围传来此起彼伏的口哨声。

安星惊慌失措地往后退,不小心被往前涌的人群绊倒在地,她狼狈地爬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跑开。

她沿着栏杆漫无目的地走,压了很久的情绪瞬间崩溃,心仿佛被碾过一般的疼,眼泪喷涌而出。

过了很久,她才平静下来,海风拂起她的长发,双眼通红。

手上的相册像是一个巨大的笑话,耻笑她的不自量力。她心一横,把相册扔进了垃圾桶。

8

安星从海边回来就大病了一场,可能是因为海风吹太久,也可能是因为心中郁结,总之这病来势汹汹,她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

安星不出去,手机也一直关机,但休息的时候依稀听到蓓蓓她们在讨论。

许沐辰和那个女生在海边亲吻的照片被发到了论坛上,热议很高。那个女生是他的同班同学,叫唐芷,是出了名的系花,颜值很高,两人在一起很搭。评论也是一边倒,排着队祝福他们幸福。

蓓蓓暗地里为她鸣不平,骂许沐辰不长眼,太肤浅。安星闻言笑着在被子里流了几滴泪,又昏昏沉沉睡着了。

她梦到了许沐辰,向她招手。可他却不肯放慢脚步,越走越快,安星怎么也追不上,最后他消失了,她无助地坐在原地哭得像个孩子。

“安星,怎么了?快醒醒。”

一睁开眼,就看到蓓蓓满脸的惊慌,安星摸了一把脸,便触碰到一抹潮湿。

“你快吓死我了,边哭边喊,怎么都叫不醒。”

“几点了?”

“快中午了,饿了没,我去给你买饭。”

安星摇了摇头。

蓓蓓重重地叹了口气,安星这几天吃的很少,整个人瘦了一圈。

“对了,那个,许沐辰来找过你。”

安星原本淡漠无神的眼略微起了波澜。

“我跟他说你睡着了,他也不肯走,非要见你一面,现在还在楼下等着呢!他……哎,你慢点!”

安星话没听完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往窗台跑。

许沐辰正站在宿舍楼前的树下,看不清表情。

蓓蓓看着她满脸心疼的样子,凑上前问:“要不要下去看看?”

风一下滑过刘海,额头痒痒的。

安星决定去见他一面,为自己的初恋做最后的告别。

她洗了把脸,化了淡妆,擦上口红,原本没有气色的脸有了一些生气。

许沐辰看到她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急忙迎上前去,“好点了吗?”

“嗯。”嗓音有些沙哑,透着疲惫。

许沐辰英气的眉微微皱了一下,他极其自然地伸手覆在安星的额上,却被她躲开。

“学长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许沐辰从身后的书包里掏出一本相册,跟安星的一模一样。

“你那天突然不见了,我去找你的时候无意发现的。”

所以,那些内容他都看到了,自己的小秘密彻底暴露了。

安星努力压住情绪,云淡风轻地说道:“都是以前的旧物,不要了。”说完她便转身要上楼。

许沐辰急忙拦住她:“这毕竟是你的东西,还是拿回去吧。”

安星接过去,指尖蔓延开一股凉意,匆忙跑回宿舍。

回到宿舍,她把相册往桌上一丢,躺回了床上。

“回来啦,这是什么?”蓓蓓刚串宿舍回来,看到桌上的东西,好奇地翻开,“星啊,原来你以前长这个样子。”

安星听着有些纳闷,慢慢坐起来,“什么?”

蓓蓓举着手上的相册晃了晃,“里面全是你照片,可真有闲心。”

心跳恍若顿了一下,安星有些不可置信,颤抖着接过相册,轻轻翻开,才发现内容和自己写的很相似,不过主角变成了自己。

9

许沐辰很早就认识安星。

某个闲暇的周日,许沐辰到琴房练琴。弹到一半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原本空旷的地方多了一个女孩的身影。女孩背对着他,肩膀不住地颤抖,哭得很伤心。他想或许是自己弹的曲子太悲伤,让她想起不开心的事,便立即换了一首欢快点的曲子。见女孩渐渐平静下来,许沐辰满意地弯了弯嘴角。

后来,他发现每次到琴房的时候都会看到那个女孩在门外驻足,偷偷摸摸的样子很可爱。原本以为她是喜欢钢琴才会经常过来,直到一个小女孩扑到他怀里,向他抱怨:“那个姐姐想跟我抢沐辰哥哥。”他才豁然明朗,白皙俊朗的脸上难得地染上一抹红晕。

升到高三以后,学业繁忙,他多数时间都待在教室,很少出来溜达。一次开大会的时候,他上去演讲,俯瞰人群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一副熟悉的面孔。

她个子小,够不着,拼命往上蹦跶,像只笨拙的兔子,可爱极了,逗得他差点笑场。

后来,他百般打听,才知道她叫安星。

填完高考志愿以后,许沐辰去了琴房,正好看见安星在门口踢石子。刚一靠近,就听见她在自言自语:“不知道他会报什么学校,要是分数线太高,我考不上怎么办?”

他听完后抿了抿唇,飞奔回去把志愿改成了分数线相对较低的A大。

所幸安星没让他失望,顺利地成为自己的小师妹。

无意中知道她选了篮球课,许沐辰便经常找借口过去溜达,她投篮时的笨拙模样、被罚时的委屈表情全被他看在眼里。

后来他提议篮球队搞一场比赛,让上篮球课的同学过来当啦啦队,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安星。看到她一脸的兴奋,他就战斗力十足,渴望在她面前展现最完美的自己。耍帅过头的代价就是一屁股摔到地上,出尽洋相。

他没想到的是安星会不管不顾地冲过来,搀扶他去医院。为了跟她有很多的相处时间,他用给她补课的借口约她出来,一切按着他的计划发展。

他考虑了很久,打算趁过生日的时候向她告白,却没想到突然冒出了个唐芷。后来,他疯了一般地找安星,想要跟她解释,却只找到一个被遗弃的相册。

10

安星抱着相册向楼下狂奔,才发现许沐辰一直等在原地没走。

“我……

许沐辰把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她不要说话。

他慢慢向她走来,在离她两步的距离顿住。

“我喜欢你,安星。”

四年的追逐与等待终于开花结果,安星哭得像个傻子。

许沐辰轻轻地为她拭去眼角的泪,“从此,许你满天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