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atching you!!!
甜不腻
疯疗 发表于 08-21 09:51

【已完结】猫科男友×犬系女友

糖分全在题目里

傲娇 BG
8419字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2044
154
188

solo

1.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

2.血液在血管里沸腾着,告诉我,你这辈子必须非他不嫁。

3.我头脑发热地拔下了手上的针头,跑到他面前,亲他了一口。

4.被好友接出了医院后,我无视了好友喋喋不休的教训,在心里暗自后悔——刚才为什么没有直接亲他的嘴呢。

1.我今天被一个神经病给亲了。

2.洁癖如我,我为什么没有把她给拍飞呢。

3.她被护士拉开了,然后被她的朋友接走了。

4.我记住了她的样子,并查了她的病历——魏临风。

Chapter I

夜市摊儿上,卢安荣正恨铁不成钢地教训着魏临风。

“出息了啊你!居然强吻人家医生,平时那么怂的个孩子,今儿哪来的胆子啊。不嫌丢人啊你!”

魏临风委屈地撇了撇自己的嘴,看着还在冒火的小姐妹,咽了咽唾沫,试图解释:“安安呐,其实……”

“你闭嘴。现在想想我都还觉得丢人,你亲完人家还不赶紧跑,傻乎乎地被人护士扣住让家属来领人,老娘我一世英名,在替你擦屁股的时候全毁了。”说完,卢安荣心塞地灌了自己一口酒。

魏临风觉得她的安安喝酒的时候简直太帅了,偷偷摸摸地给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被安安给截了。

“你不能喝酒。”

“哦……”魏临风也只敢眼巴巴地瞅着酒被安安喝掉。

“我现在稳定完情绪了,你可以给我解释解释了。”卢安荣笑眯眯的,眼睛里清清楚楚地写着:别再让老娘生气了。

魏临风一回忆起那个吻,脸上就情不自禁地露出了近乎痴汉的笑容:“我认识他的。”

卢安荣闻言一声嗤笑:“我也认识他。昨天他刚上了一个节目,成功人士跟大众交流成功经验的那种。本来这种节目没多少人看的,但因为他颜值高,这几天微博里视频都被转爆了。”

魏临风懵了:“他……这么厉害的啊。”

卢安荣也懵了:“你不是认识他的吗?”

“是,我认识他,但不是这个他。”

“什么意思?”

“我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了……”

“多早?”

“三岁。”

“……”

卢安荣发觉魏临风的心情有些悲伤后,就允许她喝一点点酒消消愁。于是酒过三巡,两个人都醉了。

“安安,你知道我为什么叫魏临风吗?”

“为什么啊……”

“因为这是我爸妈给我起的名字啊。”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人一通傻笑。

“安安,我第一次……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啊,我就特别喜欢他。我家就我一个孩子,我看到这个比我大一些的小哥哥,就特别想跟他一块儿玩!可是他嫌弃我……”想起伤心事,魏临风很洒脱地哭了。

“他嫌弃我,他不愿意跟我玩儿!我每天跟在他屁股后头追呀追呀追,他在前头跑啊跑啊跑,追到他家门口他就把我关门外面了。”魏临风哭着讲述着那些伤心史,卢安荣听着却感到莫名诙谐——这简直太有画面感了好吗!

看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魏临风,卢安荣能给的温柔就是,忍着不笑。

“我为啥叫魏临风,这么男性化的名字,还不都是因为他!就因为他叫喻沭阳,我就被叫魏临风啊!”提到自己不满了二十二年的名字,魏临风哭的更伤心,更投入了。

卢安荣用自己醉酒的脑子琢磨着喻沭阳跟魏临风这两个名字有什么联系,然后她恍惚中一个回头看见了那个玉树临风的帅哥。

喻沭阳,魏临风……玉树……临风……

噗……“哈哈哈哈哈哈!……临风,你爸妈咋这么有才呢!”

卢安荣笑完后又恍惚想起自己刚才看见了一个帅哥,而且挺眼熟。再回头看看,那帅哥好像往她们这个方向走过来了。

“喻沭阳!?”卢安荣看清那人的面孔后惊叫了出来。

“是啊,是喻沭阳,我见过的男人里面就喻沭阳是个混蛋。我天天追在他屁股后面,结果最后他搬走了都不跟我说一声。现在想想都还来气的!”魏临风抽抽噎噎地骂着这个离她不到十米远的男人。

卢安荣想让她的姐妹闭嘴,当人面说人坏话这事儿太刚了,她不建议魏临风这么做。

“喻沭阳他就是头猪!蠢猪!”

喝醉了的魏临风她卢安荣控制不住,她也就沉默地看着渐渐走近的喻沭阳,沉默地听魏临风唱起了《猪之歌》。

“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哈哈哈……”笑声如杠铃般,砸着喻沭阳的脑壳儿。

他站在卢安荣身后、魏临风面前,安安静静地看着魏临风的醉后失态,并用眼神驱赶走了那些个不怀好意的醉汉、混混。

“猪!你有黑漆漆的眼~望呀望呀望也望不到边~”

卢安荣听着歌词,脑子里不禁冒出了喻沭阳那双乌漆抹黑的眼珠子……“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她赶紧将脑子里的画面驱赶了出去,却又听魏临风唱道:“猪!你的耳朵是那么大~呼扇呼扇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哈哈哈哈哈!”

他听得到,笨蛋。

卢安荣起身,喻沭阳很自如地坐下。两人交换眼神后,卢安荣遁走了。

遁走前,她虔诚地为魏临风祈了福。

越唱越欢还边唱边转着圈儿的魏临风一个踉跄狗啃泥式地摔着了。这么一摔,疼痛感让她的酒意也散了,眼泪也又哗哗地流出来了。

她迷茫地抬头看了看自己对面儿,发现卢安荣已经不见了,椅子上一个人都没有。

魏临风瞬间觉得自己被全世界的恶意笼罩着……

当有人陪着你疯的时候,是酣畅淋漓的快乐;当你自己疯的时候……是傻b。

沉重地叹了声气后,魏临风决定自己爬起来,结账,回家,睡觉。

然后下一秒,她被人抱了起来。

Chapter II

魏临风傻愣着,看着眼前的人,一种不真实感把她包的严严实实的。

她捏了捏自己的肉,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喻沭阳偏过头,象征性地看了她一眼,转过头继续目视前方稳稳地开着车。

魏临风很感谢他没有开口说话,此时此刻,哪怕是一句“好久不见”,都能让她不知所措地无处安放自己躁动的灵魂。

看着车渐渐地驶过一条又一条街,魏临风干巴巴地问了一句:“这是去哪儿?”

“带你吃点东西。”喻沭阳的回答很简洁。明明是很冷清的声音,却像一把火一样又沸腾了魏临风的血液。就像她对他无法藏起来的喜欢,总是在她心里滚烫的沸沸扬扬。

“我刚吃过。”喻沭阳又偏过头深深地看了魏临风一眼,表达的意思足够让魏临风了解,她刚吃的那不算正儿八经的饭。

两个多年不见的人,相遇后没有礼貌性的寒暄,没有了解性的交谈,就一个潦草的吻,一个简单的公主抱,接着就是赶往一顿饭的路上。

魏临风抿了抿嘴巴,心道,或许这个世界上,只有喻沭阳跟魏临风的重逢是这样的:好像很重要,又好像不重要。

喻沭阳带魏临风到了一家家常菜馆,点了不多不少三道菜,两碗粥,恰巧都是魏临风喜欢的。

等菜上桌的时间,魏临风决定说点什么。

“刚刚在夜市上碰见你,挺巧的哈。”

“嗯。”

“……”

聊不下去了。

好在上桌的饭菜,缓解了魏临风的尴尬。想当年,她对着话题终结者喻沭阳也是能自己一个人说上几个小时都不嫌累的,现在她连个像样的话题都找不到……

不过她知道喻沭阳吃饭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说话的,这是他的习惯,食不言。如此,安安静静吃顿饭,深觉尴尬的她是求之不得的。

可是喻沭阳跟她开了个玩笑。

“你说,你认识的男人里面,就我是混蛋。”

魏临风颤巍巍地咽下了一口粥,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

“你都认识了多少男人?”喻沭阳优雅地吃着粥,不紧不慢地问着问题。

魏临风弱弱地回道:“认识的挺多的,但都不熟。”

喻沭阳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你只说我混蛋,那我的好,你能想起来多少?”

“……”你这么一问,我脑子里全是你的好。

“食不言,吃饭的时候说话对身体不好。这是你说的。”魏临风用喻沭阳说过的话来逃避这个问题。

“所以,这也是我的好?”末了语调微扬的声线撩拨着魏临风的心,她怀疑喻沭阳这是在撩自己。

从上饭桌到现在,魏临风终于抬起了头看向了喻沭阳,看向了这个她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却到分离时才发觉自己心意的人。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像风,干净透彻;像云,洁白缥缈。

时光对他好像格外宽容,亦或是他的内心如此强大——时光荏苒,他仿佛还是此间那个不染纤尘的少年。

回忆的闸门一旦打开便很难止住。

魏临风第一次见喻沭阳是在三岁。

三岁的记忆在魏临风的脑子里普遍模糊,除了跟喻沭阳见面的那晚。

那晚,被爸妈安抚着睡着的魏临风,在凌晨被一阵尿意憋醒了,却在醒来后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魏临风简直不敢相信大半夜的她爸妈把睡着的她一个人扔在家里就出去了。

三岁的魏临风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哭啊。

悲悲戚戚的哭声中,魏临风听见有人敲门,并且声音温柔地喊着她的名字。魏临风像是飞蛾奔着火星儿般爬下床打开了门,门外站的是宋阿姨——喻沭阳的妈妈。

小小的一团魏临风被宋阿姨抱回了家里。魏临风这才知道,她家楼下住着一个长得好看极了的小哥哥。

八岁的喻沭阳很注重自己的睡眠质量的,他要保证自己每天睡够八小时,毕竟以后长大了就很难保证每天的睡眠时间了。

可是,这天晚上,他被一个小鬼的哭声吵醒了。被妈妈抱回来的一个肉团子,白嫩嫩胖乎乎的,看着确实像能哭出那么大声音的小鬼。

那小鬼一直盯着自己看,把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然后他听见这小鬼哼唧道:

“哥哥,要尿……”

喻沭阳当时的心情好比晴天霹雳、五雷轰顶,把他雷的是外焦里嫩。首先,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鬼这么自来熟,在没有任何大人的指导下,上来就叫他哥哥;其次,他不明白为什么尿尿要叫他,而不是叫正抱着她的这位和蔼可亲的阿姨。

“哥哥,要尿尿……”她又哼唧了一声!

喻沭阳把求救的眼光投向了自己的母亲,然后母亲把怀里的小鬼很郑重地扔到了他的怀里。

当他抱着这个肉团子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过沉的重量。那带着奶香味儿的小小的一团,乖巧地趴在他的怀里,让他有种奇妙的感觉。

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到被依赖的感觉。然后他木着脸,抱着怀里的小鬼,走向了厕所。一个八岁孩子带三岁孩子上厕所的结果是——三岁孩子尿了八岁孩子一身。

那天以后,魏临风喜欢上了这个好看的小哥哥;喻沭阳对这个肉团子避之不及。

三岁的魏临风每天跟在喻沭阳的屁股后面跑:早上不赖床了,早起送喻沭阳去学校;中午带着小饭盒去喻沭阳的学校跟喻沭阳一起吃饭;下午接喻沭阳回家并赖在他家待到晚上喻沭阳睡觉才回家。

但大多时候,魏临风是想跟喻沭阳一起睡的。对于喻沭阳而言,每天都被这个肉团子跟着,他是有些烦的。但他又很喜欢抱着肉团子时的感觉,那种被全心全意依赖着的感觉,让他的心软成一片。而且肉团子身上的奶香味和抱着时候的手感都很棒,他挺喜欢的。

所以,肉团子吵着要跟他一起睡的时候,他心里也是愿意的。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表现出很乐意很高兴的样子,不然,这小鬼会更变本加厉地缠着他的。

某天,他假装被缠的不耐烦了才勉为其难地同意了晚上跟肉团子一起睡,并强调只有这一次。肉团子又高兴,又不高兴。晚上趴在自己耳边软糯糯地说着:

“哥哥,今天晚上能变得长一些嘛?”

他强调的“仅此一次”只是当时为了避免以后她再缠着自己一起睡觉。

肉团子当了真,以为只有这一次能跟哥哥一起睡觉;喻沭阳也当了真,以为自己只会陪肉团子睡一次。

结果有一就有二,第二次搂着肉团子睡觉的时候,肉团子搂着他的脖子搂的紧紧的,说,哥哥对我最好了!

那晚过后,喻沭阳在魏临风面前的威仪感不复存在了。

因为喻沭阳迁就了魏临风。

Chapter III

曾经魏临风以为喻沭阳会迁就自己一辈子,然后在喻沭阳不告而别后,她告诉自己,把喻沭阳扔了吧。

于是魏临风又发现,当你刻意地想忘掉什么的时候,就会很难忘掉。然后就会出现如下的情况。

想要忘记喻沭阳的第一天:想他。

想要忘记喻沭阳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想要忘记喻沭阳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第四天,魏临风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于是开始放肆大胆地想喻沭阳。

想喻沭阳的名字——宋阿姨是沭阳人,嫁给了喻叔叔来到了北方。于是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字的时候,直接用了自己家乡的地名。“没想到配着这个姓氏念起来还挺好听的。”这是宋阿姨的原话。至于自己的名字,是因为妈妈跟宋阿姨是发小,当年妈妈来北方发展,带着自己的小姐妹一起来的。小姐妹宋阿姨先嫁人了,妈妈后来嫁的爸爸。她们两个的姐妹情谊,让妈妈开了自己人生中的头一个脑洞——“孩子就叫魏临风吧,玉树临风,听着多有诗意。”

魏临风上小学的时候,喻沭阳已经上初中了。魏临风上的小学是跟喻沭阳的初中部连在一起的。

魏临风一年级评少年先锋队的时候,第一批没被评上,第二批还没被评上;最后的第三批,是剩余的孩子都能评得上的。

有竞争意识却没有竞争能力的魏临风哭了,她觉得自己输给了其他小朋友,她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够优秀的孩子。

大人们为她嚎啕大哭的理由哭笑不得,谁哄都没用。

直到喻沭阳敲响了魏家大门,告诉魏临风:“明天你的红领巾是我给你戴的。”

在少先队员宣誓仪式上,站在魏临风面前的少年是所有人里最耀眼的。少年的身姿如挺拔的白杨一般,眸子里闪着温暖的光,认真地给比他低了一半儿的小姑娘系上了红领巾。

在太阳底下,小姑娘被晒得红扑扑的脸,笑的可幸福了。

喻沭阳看着魏临风的笑脸,心底被温柔和开心填满。

他喜欢被她需要,从小时候,到今天也是。

所以昨天他给她的其实不是一个确切的事实,而是一个承诺——你明天的红领巾,会是我给你戴的。出口的承诺他不会担心自己做不到。只要是给她的承诺,他一定做得到。

今天,他就做到了。

魏临风在感情方面是个很迟钝的姑娘。她从小就喜欢黏着喻沭阳,但从来没有想过将来要嫁给沭阳哥哥之类的。所以她曾经也有项光荣的使命——帮大姐姐们给喻沭阳递情书。

魏临风不在意情书到了喻沭阳手里后的去向,也不是秉着乐于助人的传统美德帮那些姐姐们递情书。

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那些吃的。巧克力、饼干、糖。这些爸妈不让多吃的东西,只要帮着送一回情书,她就能吃上了。

有一天,她轻车熟路地又把几份情书放在了喻沭阳的桌子上,然后开心地拆开了一袋巧克力,吭哧吭哧地啃了起来。

刚洗完澡出来的喻沭阳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走到了桌前,淡淡地瞥了一眼桌子上花花粉粉的信封,安静地把毛巾上的水甩了魏临风一脸。

魏临风闻着带着洗发水香味的水珠子,带着自己毫无察觉的痴汉脸笑了。

喻沭阳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觉得对一个十岁孩子的情商就不要太报什么期望了。

他坐到了魏临风旁边,问她:“你有多喜欢巧克力?”

魏临风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喜欢就是喜欢,什么叫有多喜欢。”

“那你有多喜欢我?”

“超级喜欢,特别喜欢,一百分的喜欢。”

说完,魏临风看见喻沭阳偷笑了。

她就把那抹笑容放到了自己心里,没有戳破,因为她沭阳哥哥脸皮薄。

“那你是更喜欢巧克力,还是更喜欢我?”这个蠢爆了的问题……谁问的。反正绝对不是他喻沭阳!好吧就是他问的。

好在这里只有他和魏临风两个人,魏临风又跟这个问题一样蠢,所以没关系的。

房门外不小心偷听了一小会儿的宋阿姨笑了。

魏临风打了一个喷嚏,喷了喻沭阳一脸的唾沫星子。有洁癖的喻沭阳木着脸站了起来,走了出去。开门的时候撞见了自己一脸迷之微笑的妈妈。

妈妈很小声地对他说了一句:“临风还小,你不要勾引她早恋。”

……

喻沭阳回屋的时候,魏临风吃完了所有的巧克力,一脸乖巧地对他说,我更喜欢你。

喻沭阳很冷酷地对她说道:“你要更喜欢我就不要再帮她们递情书了。”

那样她就吃不上巧克力了……魏临风傻愣愣地看着喻沭阳,想起来自己刚刚说比起巧克力更喜欢他。

可是……他为啥要跟巧克力比呢!?

魏临风在巧克力面前第一次怀疑起了喻沭阳的智商。

喻沭阳看着迟疑的魏临风,有些气急败坏,才刚说完更喜欢他这是干嘛呢!

“你成天吃巧克力吃不腻吗?”

“不腻啊……”

“那甜到腻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巧克力它甜,但是不腻啊……”还有点儿苦味呢。

“反正你要喜欢我就不能再喜欢巧克力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

“我喜欢啊。”魏临风被步步紧逼的喻沭阳吓得眼眶都红了,不明白喻沭阳跟巧克力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喻沭阳看着冷不丁地掉了泪的魏临风,心突地疼了一下。然后他发热的头脑也清醒了,发现是自己把问题搞复杂了。

“别哭了。”喻沭阳别扭又僵硬地说道,别扭的愧疚,僵硬的温柔。魏临风都能听的出来,她知道沭阳哥哥又被她整的犯难了。

她乖乖地抹掉了眼泪,看着喻沭阳道:“我以后不吃了。”

喻沭阳被魏临风这个样子搞得心又疼又软,忍不住伸手揉了她的头:“以后不要再帮她们递情书了。”

“好。”

“保证?”

“我保证。”

“那我以后就每天给你买巧克力吃,但你一天不能吃太多。”

“保证?”

“我保证。”

魏临风一个人坐在教室里,起身走向垃圾桶,吐掉了口里觉得发酸的巧克力,乱七八糟地抹了把不知什么时候流出来的眼泪,又吐了口唾沫:“你骗人。”

Chapter IV

喻沭阳什么时候喜欢上的魏临风?

喻沭阳表示,他喜欢魏临风?呵,别搞笑了,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她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长得好看?可是她的蠢让他看不到她的颜值。性格好?蠢就是她的全部性格。喜欢他?呵,愚蠢的她对喜欢根本一无所知。

每日追在他身后踩着他的影子;每天黏着他对他笑;总是对他格外关注,看他的眼神好像都能冒出星星,仿佛这辈子非他不嫁似的。

……

所以他不懂,这到底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还是少女心事总是诗,而他也只是修饰诗词的其中一个词语。

而且她从来没说过喜欢他。

在喻沭阳的心里:不告白的喜欢都是闷骚的自恋。但是这句话并不包括他自己。他只是讨厌主动罢了。

因为他认为,在爱情里,主动的一方往往才是被动的。他讨厌被动。

喻沭阳支着脑袋看着魏临风一边发着呆一边毫无灵魂地吃着饭,在她下一勺粥快插进自己鼻子里的时候唤回了她的魂儿。

“吃饭的时候好好吃,不要瞎想。”

魏临风回过神儿,盯住了喻沭阳,脸上一派严肃地问他道:“喻沭阳,我们的过去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

喻沭阳同样盯着魏临风,心底划过一丝兴奋,这是他第一次见魏临风对他主动出击。但他面上不动声色,很认真地回答魏临风道:

“在我心里,那就是我们的过去。”

魏临风没有心情再吃下一口饭了。

她低着头,放下了勺子,在心里嘲讽着自己:你个笨蛋,自作多情也要适可而止,这样问了莫名其妙的问题,显得你很奇怪好吗?

魏临风又想起了以前喻沭阳说过她很自恋。当时她没觉着自己哪里自恋了,现在一看,她以前对自己的认识确实不够明确。

如此一想,她更伤心了。

当巧克力被塞进自己嘴里的时候,魏临风下意识地嚼了两口。嚼完后愣了两秒,抬眸看向了正蹲在自己面前的喻沭阳。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温柔,让她的心像嘴里的巧克力一样融化了。

“甜么?”他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挑起来的尾音,酥了她的骨头。

但她还是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冷漠道:“不甜。”

然后喻沭阳就笑了,笑得像个妖精一样。

在魏临风惊艳于喻沭阳眸中流转的秋水时,他带着炙热的气息欺身而上,噙住了她的唇,勾了她的魂,带着她的舌头与他的一起交缠。

他的气息盈满了她的鼻间,酸了她的心事,冲破了她的泪腺。

喻沭阳在魏临风喘不上气之前放开了她,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唇角,很是挑逗地问道:“甜么?”

魏临风没出息地在心里小鸡啄米般地狂点头,面子上还是过不去地质问道:“你凭什么亲我!?”

喻沭阳无辜地说道:“是你先亲我的。我觉得吃亏,就亲回去了。”

魏临风彻底没话说了,又气闷地低下了头。

喻沭阳眯了下眼,用手指勾起了魏临风的下巴,另一只手的手指抹掉了她的眼泪:“我已经够主动了,你到底要不要我。”

魏临风听得出喻沭阳说的很决绝,他用语气告诉了她“你只有一次机会,过期不候”。

魏临风知道他们两个之间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说清楚,有些纠葛未曾梳理。但是喻沭阳问她要不要他,如果已经这样问起,那其他事情还有什么要纠结的呢。

他是喻沭阳,那个骄傲的少年;他是喻沭阳,她魏临风这辈子非他不嫁的人。

“我要你。”

仿佛自带回声的一句话,回荡在两个人的心间……

“你要我,那就追我吧。”

“……蛤!?”

番外

卢安荣瞅着每天一大早就爬起来做爱心便当的魏临风,目光呆滞地摇头叹气。

“你说你,每天忙的不亦乐乎的,我看着都累。问题是人家也没答应跟你谈恋爱,你这也不算秀恩爱。可这爱还没谈起来,我就被你俩折腾够了。”

魏临风回头傲娇地给卢安荣了一个白眼儿:“你懂什么。喻沭阳这是又抹不开面子了,才又来吊了我一波儿。我当然得顾及他面子来追他一波儿啊!”

卢安荣觉得魏临风没救了,长叹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啊! ....”

医院的护士已经认识了魏临风,对她招呼道:“喻医生在办公室等你呢。”

魏临风笑了笑,正要前去,又停住了脚步。

“小李,我每天那么忙,谁告诉你我是在等她的啊。”

李护士耸耸肩:"今天魏小姐来晚了五分钟,你这不就出来接人了么。”

喻沭阳眼风扫过,扬起下巴转身就走。

魏临风低头含笑,追了上去。

“今天因为路上堵车了,就来晚了。”

“嗯。”

魏临风很是习惯了喻沭阳时不时的别扭,她都将这些当做情趣。

只是......

“喻沭阳,我已经追了你一个月了,能当我男朋友了么?”

喻沭阳愣了一愣,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不够。”

魏临风也恍惚地愣了一瞬,接着又笑道:“没事,我继续。”

喻沭阳慢慢地垂下了头,悠悠开口:“要不然...算了吧。”

魏临风的笑留在了脸上:“什么?......什么算了....”

“别再追我了。”

“追不追你你以为你说了算么?“

“可是我永远不会觉得够...我很爱很爱你......”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是怎么回事。

“我爱惨了你。我还想得到与付出的相等量的爱......我觉得不够, 我大概永远都不会觉得够。这样累人的爱,你受得了么?”

“喻沭阳,我爱你一辈子都嫌不够。”

“你骗人。”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从小,到现在。”

“我对你不告而别过......”

“我已经不在乎了。渝沭阳,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我可以追你一辈子。”

“呵......”

他眼睑微抬,乍泄了带着春色的笑意。

谢幕:

她闭着眼睛吻了垂眸浅笑的他。

最终,时光不负你我。

{{ cardProfile['name'] }}

关注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ollow_count'] }}  |  粉丝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ans_count'] }}

{{ cardProfile['sign'] }}

甜饼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eedessay_count'] }}
碎饼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eedshred_count'] }}
喜欢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avorite_count'] }}
下载小甜饼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