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阿离
We watching you!!!
武林盟主中了无人能解的春药
只有一个人能解
发表于 08-24 14:18 患者阿离
994字 预计阅读时间2分钟
3477
24
424

七月初一,阴。

武林盟主望着远去的一袭黑衣,失魂落魄地捂住自己心口:“我好像不太对。”

埋伏在外监视武林的朝廷爪牙:“武林盟主受伤了!”

路过听说的名门正派弟子:“重伤?并未看到武林盟主身上有伤。”

收到弟子汇报的帮派大人物:“武林盟主受的应不是肤上的外伤,而是皮肉下的内伤。”

隔墙听了个大概的混混:“听说武林盟主伤得不是上身,是下身……”

醉酒后记忆模模糊糊的青楼女子:“客人说,武林盟主怕是中了些闺中秘毒。”

七月初六,小雨。

趁机赖床的武林盟主刚睁开眼,便被属下告知:江湖中正流传他中了些不干净的毒。

行走江湖谁没中过几种据说“无药可救”的毒,大多数都是土药贩子随口胡诌哄骗买毒小人的,武林盟主根本没当回事。

昨日暴雨骤冷,他搬出了冬日才会用的厚被子,谁知还没下几个时辰,夜晚雨就转小了。此时的武林盟主热得直冒汗,又懒得起床,烦躁地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翻来覆去就是不起床的武林盟主猛地想到了那个人,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若我相邀,你会来吗?”

属下虎躯一震,再看看武林盟主发红的脸颊(热的)、在床上翻来覆去撕扯领子的姿态(也是热的),慌慌张张地告辞跑了。

自认为“虎口脱险”的属下:“幸好我跑得快!不然我这朵娇花今晚可能就要被武林盟主采了嘤嘤嘤……”

领教了“伴盟主如伴虎”的小丫鬟:“没想到武林盟主那么帅,眼却瞎成这样!”

卖胭脂的碎嘴娘亲:“听我那小丫头片子说,武林盟主欲火焚眼,找对象的眼光都歪了——现在他喜欢这种血红色的胭脂,买这个吧姑娘!”

买胭脂时听了一嘴的魔教弟子:“听闻武林盟主中了春药,性取向都歪了。”

七月十日,晴。

武林盟主又在赖床。

厚被子又被他塞进了床底下,全身只着内衫,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

他终于摸清楚这些天江湖上都流传了些什么风言风语,打算明天就去把传播谣言的人一个个找出来:“什么乱七八糟的!”

木窗哐得一声响,有人直接从破窗而入。

黑衣的魔教教主顶着两大坨血红的脸蛋子,急匆匆地翻身上了床:“听说、听说你中毒了……”

武林盟主眨眨眼,看着心上人那诡异的红脸蛋,还是没忍住用袖口给他擦了胭脂:“我只是动心了。”

他的力气太大,魔教教主没忍住嘶了一声:“疼。”

埋伏在外偷听的朝廷爪牙:“魔教教主受伤了!”

早就知晓自己被监视的武林盟主听到这句,摇摇头笑道:“不过几天,你就要被传中了无药可解的春药了。”

擦干净脸的魔教教主也不折腾,直接顺势躺下:“不用过几天,我现在就中了春药。”

  “只你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