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阿离
We watching you!!!
上班时间不谈私事
巧克力卷的医生×女主~
发表于 08-24 14:23 患者阿离
2013字 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4455
119
696

  江巧生无可恋地托着自己下巴,排队等待医生的诊断。

  站在她前面的是一位抱着小孩的母亲,小孩子一岁多,趴在妈妈的肩头好奇地看着这个姿势怪异的怪阿姨。

  小孩子吃了会儿手指,勾出来长长一条口水丝,傻笑着拍打妈妈肩膀。

  “呵呵呵呵呵呵呵……”江巧被他的那条长口水逗笑了,但碍于自己的现状也张不开嘴,只能发出奇怪又猥琐的笑声。

  笑着笑着,江巧笑不出来了。

  她,也流口水了。

  排在前面的母子看完病道谢后离开了,江巧单手捧着脸坐在医生面前。

  年轻的医生戴着防菌口罩,露出自己清俊的眉眼。

  江巧看到他胸前的名牌:柯黎。

  柯医生填完诊断记录,扫了一眼江巧的姿势,训道:“别卖萌。”

  “啵四卖嗯。”江巧苦笑都笑不出来:“四哈巴脱臼。”

  柯黎听懂了:“……”

  不是卖萌,是下巴脱臼。

  他真没看出来。

  这也不是柯医生学艺不精,实在是……之前接触过的下巴脱臼的病人都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托着自己的下巴,而不是像面前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嫌姿势难看,擅自换成了一个卖萌捧脸的动作。

  柯黎一扫病历:“江巧,21岁。怎么脱臼的?”

  江巧十分悲痛,乌拉乌拉地比划:“次好克力。”

  嗜巧克力的室友和她男朋友恋爱三周年,男朋友便买了世界各地几十种有名的巧克力送给她当饭后甜品,整整堆了一桌子。

  室友吃不完,邀请她们一起吃,江巧随手拿了块大的,努力张开嘴想一口咬掉一大半:啊——

  那块巧克力没事,她因为嘴张太大,下巴脱臼了。

  柯黎摇摇头,眉皱得比医院的粗布窗帘还厉害,嘴上也不饶人:“馋鬼。”

  话是这么说,动作却很轻柔。

  他轻轻拉下江巧的手,捧起她的下巴在下颌骨处按了按:“疼吗?”

  柯黎和她离得太近了,近到江巧都能看到他浓密的睫毛根部和他眼中傻乎乎张着嘴的自己,江巧呆呆摇头:“啵横。”

  “不疼没关系。”柯医生弯弯眼睛,手上用力:“现在就疼了。”

  “啊!!!!!!!!!”

  惨叫声划破天际。

  排在后面的病人被吓得一哆嗦。

  柯黎合上江巧的嘴巴,左右端详:“现在试试咬合。”

  那阵疼痛很快就过去了,江巧试探着张开嘴巴又合上,张开又合上,重复几遍后惊喜地看着柯黎:“好了!”

  红润的嘴巴一张一合,柯黎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准备收回手时,突然觉得有一滴水落在了他的虎口处。

  柯黎定睛看着那滴不明液体:“……”

  嘴角挂着口水的江巧干笑两声:“现在说这是我喜悦的泪水来得及吗?哈哈,哈哈。”

  自觉没脸见人,灰头土脸溜出门的江巧走到门外的时候,突然看到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本意见簿。

  江巧翻开意见簿找到柯黎那页,发现那张纸被填得满满当当,连边边角角都写满了大姑娘小伙子们的反馈意见。

  看字体,大姑娘占99%。

  江巧东看看西看看,终于找到一小块没写字的地方。

  对于柯黎的反馈,江巧想了想,她打算写:一个看病很快的男人。

  刚落笔,前两个字写得有点大,她数了数字数,觉得那一小块地方应该写不下,就做了些删减。

  下班前,习惯性翻看意见簿的柯医生看着左下角的小字,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

  JQ:一个很快的男人。

  

  没过几天,江巧又去了医院。

  不过这次不是下巴脱臼。

  是胳膊脱臼。

  今天江巧来得晚了,医院里没几个病人,前面后面也没人排队。

  值班医生还是柯黎。

  柯黎抬眼看着可怜巴巴的江巧:“胳膊脱臼?”

  江巧点头。

  

  临近下班的柯黎没戴口罩,好看的下颌线一览无遗,江巧看得有点呆。

  年轻的医生声音清悦,说出来的话却没他的声音那么好听。

  柯黎一边填病历一边吐槽:“巧克力太重,拿的时候胳膊脱臼了?”

  江巧很气,他怎么能这么怀疑自己:“当然不是!你当我天天吃巧克力吗?”

  柯黎处理过很多例胳膊脱臼,正熟门熟路地帮她接骨,闻言难得升起一点歉意,就听到她又道。

  江巧恨恨道:“这次是搬一箱巧克力味奶茶。”

  柯黎:“……”

 

  巧克力奶茶也是室友男朋友送她的。室友念着她们其他人,转送给其他室友一人一箱。江巧床上放不下了,想把自己那箱搬到柜子上,弯腰胳膊猛一用力。

  咔——

  脱臼了。

  

  眼看今天最后一位病人就是眼前的江小姐,柯黎转着笔分析:“你觉得导致你两次脱臼的原因是什么?”

  江巧试探回答:“巧克力?”

  柯黎摇头。

  江巧思索片刻:“我知道了。”

  柯黎:“说。”

  江巧委屈:“我是一条单身狗。”

  柯黎敲了敲桌子:“我是说缺钙,你正经点。”

  江巧:“我回答也挺正经的……你们不能说吗?”

  柯黎看了眼表:“上班时间不能谈私事。”

  江巧:“哦。”

  但她嘴巴停不下来,还是努力向柯黎展示了她的“完美逻辑”——因为她是一条单身狗,所以她不买巧克力给男朋友也没有男朋友送的巧克力。因为她没有巧克力,所以室友才好心分给她……因为馋巧克力,才导致了脱臼。

  江巧痛定思痛,决心这次出了医院就找一个乘着巧克力云来接她的如意郎君。

  柯黎转着的笔顿了一下,抬眼又望了下手表。

  下班了。

  柯黎缓缓道:“我也单身。”

  江巧:“不是不能谈私事吗……哦下班了。”

  “是,下班了。”柯黎轻咳一声,凑近江巧:“那现在来谈谈我们的私事。”

  江巧晕乎乎地站在柯黎身边,似乎还反应不过来自己进了趟医院不仅接了骨,还接了段姻缘。

  清醒过来后,她翻开新的意见簿,在柯黎那页潇洒写下几个大字。

  “感谢柯黎医生,救我单身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