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疗
We watching you!!!
白兔糖
第一章.
发表于 09-19 16:12 疯疗
2164字 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92
64
10

  “在你眼里,卫曜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卫曜是个很完美的人。且不止我一个人如此认为。”

 

   她的声音里带着从容的温柔;并未因对面人咄咄逼人的恶意而失了分寸。

  “呵。”姚苓从鼻腔发出一声冷哼,眼中的冷意仿佛要穿透那个带着得体微笑的女子。

  “祁绒,亏得你还是卫曜的女朋友;可你对他的了解,也不过如此。”

  祁绒看着姚苓眼里的得意,里面还是带着恶意。

  这个女人浑身都充满着对卫曜的报复欲。

  

  有趣。

  祁绒用笑意掩去了自己眼中的漠然。

  以及漠然里一丝看戏的心情。

  男朋友的前女友来嘲讽现女友对男朋友不够了解。

  如此的情形,委实不知是分手鸳鸯情未断,还是追悔莫及要复合;只是女方还不知男方意愿,便先来她这现女友这儿探探底。

  可不管是什么个情况,她祁绒这个现女友都是最无辜的。

  男朋友的桃花,怎样都不能够跳到她面前。

  这不合道理。

  

  “姚小姐,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我稍后还有一个会议,怕是不能再奉陪了。”

  

  姚苓微微地睁大了眼,眼里的情绪大概是不可置信。

  尽管她已经刻意地控制了自己的表情,可惯会看人的祁绒还是看了出来。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姚苓提高了嗓音,盯着她面前的女子。

  祁绒唇角微微勾起。

  她最擅长的,就是你若想让我不舒心,我就让你糟心。

  她带着能安抚人心的微笑,说着让姚苓气急的话。

  “若你只是想说我不够了解卫曜,那便不劳烦心了。”

  “人都会变的,更何况是有了另一半的人呢。”

   “我们是以一起过一辈子的前提在一起的。过去在你眼里的卫曜,对我不重要。”

  “朝朝暮暮的相处,我不必刻意寻求,最真实的他也会展现在我眼前。”

  “而你,对我同样不重要。”

  祁绒正欲起身离开,却又被姚苓叫住。

  “你不可能跟卫曜过一辈子的!不可能!你根本不知道卫曜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祁绒看着眼里已经有泪水的姚苓,沉思。

  她这样少了几分怨气,倒像来解救自己不要入狼窝似的。

  “卫曜他有病!他有精神病!”

  

  夜幕降临。

  

  秘书瞧总经理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就敲门进去报告。

  祁绒看着进来的秘书,挥挥手就让她下班了。

  她还要再整理一些资料,怕是又得熬夜。

  祁绒瞧着秘书欲言又止的表情,笑道:“想说什么就说吧,现在是下班时间,说错话也不会罚你跑圈儿的。”

  半开玩笑的话让秘书放松地笑了。

  于是秘书八卦了。

  “经理,您今天要是加班的话,就给您男朋友打电话说一声吧。”

  祁绒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秘书会说这个。

  

  秘书看着自家上司难得懵逼的表情,长叹一声,“果然如此。”

  “经理,上次咱俩一起加班的那天,您也是忘了跟您男朋友报备一声了。结果他大半夜急急忙忙地跑到咱们公司找你,说是找到公司之前,他已经跑了好多个地方了。”

  “大冬天的,他都急出了一身汗。结果您就冷冷淡……不是,您就说了声忘了告诉他了。”

  “这回我就斗胆提醒您下,结果您还真的又忘了。”

  祁绒揉了揉鼻子,瞪了秘书一眼:“你信不信我真让你出去跑圈儿。”

  秘书笑嘻嘻地道了晚安跑了。

  跑出去的秘书暗暗在心里吐槽——经理要是把工作的心放一分到她男朋友身上,那她就不会担心经理那么好看的男朋友会抛弃经理这个工作狂了。

  祁绒坐在椅子上发了会儿愣。

  拿出手机拨通了卫曜的电话。

  “喂,绒绒。”

  电话接通的速度快得让祁绒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

  于是她就干巴巴地“嗯”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卫曜轻轻地笑了一声,“绒绒难得主动给我打电话呢。怎么了?是一会儿回来有什么想吃的么?你说,我给你做。”

  祁绒的表情很微妙。

  首先,她没觉得每次的通话都是卫曜打给她的;其次,怎么她觉得在卫曜眼里自己就是个吃货;最后,卫曜的声音在电话里怎么还是这么好听……

  工作累了一天,听听卫曜的声音,简直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你再多说几句话。”

  

  卫曜听着这个要求,在电话那头抿着嘴笑了。

  “好。”

  “你今天工作了一天了,我给你做了糖醋鱼;酱汁我今天做的很浓稠,够你再拌几碗米饭的。”

  “我今天去宠物救助站看过了。那里的猫都很可爱,等你有空了我们再一起去看看,挑个合你眼缘的,领回家。”

  “那以后家里就不只我一个人等你了。还有一只猫,陪我一起等你回家。”

  

  温柔的声音温柔地对她讲着话。

  话里讲的事情也都是为她而生的温柔。

  卫曜……

  这样的卫曜,会有精神病么。

  祁绒第一次有了想要了解卫曜的念头。

  “绒绒,你是不是累了?”

  长时间听不到祁绒说话,卫曜担心地问道。

  “没有,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很好听。”

  卫曜心中了然,笑道:“我的声音确实比那些电台主持人的声音还好听。”

  听着祁绒电话里的一声轻笑,卫曜只觉得自己的心柔软到有些疼。

  他轻声道:“还想听么?”

  “嗯。”

  “那我给你念首诗吧。”

“不要给我太多情意

让我拿什么还你

感情的债是最重的呵

我无法报答 又怎能忘记

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

如薄酒一杯,像柔风一缕

这就是一篇最动人的宣言呵

仿佛春天 温馨又飘逸”

  

  就如诗中那杯如柔风的薄酒,浸了祁绒的心田。

  她轻叹:“我第一次,喜欢诗这种文绉绉的东西。”

  卫曜的眼睛里闪着晦暗的情绪,是与他心里同样复杂的情绪。

  “是因为我么?”才第一次喜欢文绉绉的诗……

  

  “是,因为你才喜欢的。”

  他没有问全,她却知他心意地答全了。

  然后他眼睛里的晦暗不见,转而闪着晶亮的光。

  心脏跳动的感觉;禁不住扬起的嘴角。

  “绒绒,我好喜欢你。”

  他顺着自己的心意,将心里按捺不住的喜欢说了出来。

  “嘟嘟……”

  电话挂断的声音让他的笑凝固在嘴角。

  眼里的光瞬间熄灭。

  

  呵,不是一直知道的么,她不喜欢他。

  只是她自以为,她喜欢他……

  

                                                           未完待续

  

  

  

  ps.文中诗名叫《给我一个微笑就够了》

       作者:汪国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