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酱R
We watching you!!!
嫁你就是!
嫁了嫁了
国庆七天更文挑战 BG 仙侠
发表于 10-03 23:44 橘子酱R
2100字 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159
1
5

    天冰宗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从不招收女弟子。

    至于鹿非白,纯粹是个意外。

    当年季陶门下大弟子出世历练,隔了三个月转头回来给他牵了个小崽子,美名其曰是个好苗子。季陶瞧着根骨是还不错,索性收作了关门弟子。

    隔了几天才发现,呵,小家伙原还是个女娃娃呢?

    大弟子被师尊一顿收拾,面壁思过三个月。

    不过鹿非白到底还是被留下了。鹿非白上头一十八位师兄,小师妹的地位一时无人撼动,相应的,宠爱一下也翻了十几倍,生生吓坏了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孤寡儿童。

    季陶只好呆在身边亲自照顾。

    好歹是天冰宗唯一的女修,跟着师傅修行再合适不过了。

    光阴弹指一挥间,鹿非白这些年在天冰宗见了不少世面,在调皮捣蛋闯祸这条路上可是没少让她师傅操心。

    唯一对不住师傅他老人家的是,鹿非白鹿修士的修为……

    一个词形容:惨不忍睹。

    惨到什么地步呢?她上头一十八位师兄,有十七位都已经踏过了飞升这道坎,还有一位眼下在飞升的路上,正由师傅护法,鹿非白自动自觉在门口放风。

    季陶给弟子护法助他飞升后,就看见已经结束放风任务的小徒弟坐在门槛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株狗尾草。

    季陶瞧着她背影,很是有那么几分孤寂可怜。

    “哎呦!”鹿非白不用猜就知道是她师傅踢了她一脚,当即回头给了个鬼脸。

    “让你这些年不肯好好修习,瞧瞧,你师兄们一个个都飞升了,往后御剑出行上天下地的,如今知道眼红了?”

    季陶修为深不可测,模样却依然维持在二十出头,宗外不认得他的人,兴许还以为他就是个翩翩少年郎,可见此人果然是个修仙界的天才,修仙人眼里的变态。

    鹿非白蓦地有些委屈:“师傅,不是所有人都是跟你一样的天才啊。我、我认真了,可是不行就是不行。”

    小徒弟内心都在流泪:在喜欢的人面前说不行,真的太憋屈了!

    眼看鹿非白嘴巴一撅,眼睛一眨,马上就要流出金豆豆来,季陶只能头疼的按按眉心:“行了行了,今天开始,为师就盯着你,我还偏不信这个邪了。”

    鹿非白惊的忘了收回眼泪,这回是真情实感的哭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被季陶严厉抓严的鹿非白倒也真正儿八经认真修习了几个月,可惜收效甚微。好在她师傅不仅没有嫌弃她,还温言温语的继续指导她,果真是男人心思不可猜。

    师傅还没生鹿非白的气,鹿非白自己先生气了。

    她刚拜进门时,师傅曾说她根骨尚佳,可十几年过去,她修为进展慢得如同蜗牛一般,筑基后就再也没有晋升的动静了。

    鹿非白虽然被她师傅师兄捧在手心上宠,平时小错不断调皮捣蛋,可私底下对自己的修行进度也很是苦恼。师兄们给的有助修行的灵丹妙药她也没少吃,师傅交代的修行方法和口诀也从未出过错,怎么就她一个人对着晋升之路遥遥相望、无可奈何。

    尤其……还是在师尊面前!谁不想在喜欢的面前是个十全十美的样子呢?尽管她跟她师傅注定无缘,可这份难过仍然让她在师傅面前抬不起头。

    

    人养成一个习惯据说只要21天。

    季陶几天没在徒弟面前出现,鹿非白也老老实实的继续修炼。

    他在暗处看着鹿非白修行,心道看来她师兄们都飞升了对她的冲击不可谓不大。

    鹿非白跟她师傅申请闭关一年,实实在在把她师傅吓了一跳。

    她现在不单纯是为了追赶师兄们的进度了,更多的还想跟自己较劲:明明她不算差的,为什么修行半点进度都没有?!

    鹿非白的那点小心思到底没逃过季陶的法眼。她修行进度慢,季陶多数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她甚是宽容,归根结底是因为季陶知道她修行慢的原因。

    他现在犹豫的是到底要不要告诉鹿非白。

    他的犹豫在鹿非白闭关走火入魔时终于有了答案。

    

    一时走火入魔,一朝修为尽毁。

    鹿非白被她师傅的灵丹妙药吊着,终于睁开了眼。

    这下委屈的眼泪是真的止不住了。

   “哇——师傅,我、我修为都没了!呜呜呜……”

    有朝一日修为高过她师傅再离开师门追求师傅的梦想也随即破灭。

    小徒弟扑进她师傅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很是凄惨。

    她师傅小心翼翼的安抚她,一手轻拍后背,一手揉揉徒弟的小脑袋。

    “没事,为师陪你再修就是了。总归是你的性命更重要些。”

    小徒弟抽抽噎噎地:“师傅,为什么我就是修的这么慢,我就不应该修仙,我不应该跟着大师兄回来……”

    季陶思考再三,扳正徒弟身子:“来,师傅给你说个故事。”

    

    “二十多年前,有个小精怪化作人形出来玩,遇上了个小公子。那小公子对她可真好,知道她并非人类也未曾离开。于是他们就成亲了。后来路过了一伙道士,为了完成宗门任务,在他们家附近设下法阵,要把小精怪捉了去。她曾救我一命,我全力救她,她还是死了。她那时腹中已有胎儿,我却未通人事,并不知晓。直到几年后,公子郁郁寡欢随精怪去了,公子随从才找上我,求我收留那个孩子。”

    季陶看着鹿非白,缓缓道:“你就是那个孩子。你大师兄是奉我的命去接你回来的。你修为难进,是因为我给你下了道封印。”

    鹿非白眨巴着眼睛,一时之间对陈年往事难以消化。

    “那、那我爹都没给我留个什么念想吗?”

    话一出口,季陶脸色顿时古怪起来:“咳,有是有,是块玉,我一直替你收着。”

    季陶从怀里掏出块玉递给她。

    “师傅,这玉怎么跟你身上那块看着像是一对啊?别是还有个什么婚约吧,哈哈哈哈哈哈。”

    季陶整理好情绪,淡定一笑:“还真有。”

    “你娘救我一命,说若他日她有了孩子 ,女孩就要跟我结为连理,男儿就要认我做兄长,你说,这下怎么办?”

    鹿非白再度扑进她师傅的怀里,眉开眼笑的:“好说好说,我嫁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