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鱼的栗子
We watching you!!!
戏言
始乱终弃,是会遭报应的
国庆七天更文挑战 BG
发表于 10-04 16:10 吃鱼的栗子
2086字 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246
6
18

  编辑戳她微信的时候,姜菁正因为看综艺笑得太过分导致肚子抽筋。

  好不容易顺过气来,她打开微信看到了那条信息。

  “津津,你上一本完结文要做成广播剧了,确定了之后我再跟你说,到时候你跟CV交流一下。”

  姜菁是个老牌写手了,好几本小说都被做成了广播剧,所以也没多当回事,发了个表情过去表示自己还活着。

  等她看完综艺再看手机,惊得差点把手机给摔飞出去。

  “对了,这次的男主CV是轮秋,你好几年前不是迷得他要死要活的吗?满足你了。”

  姜菁哆哆嗦嗦回复:“可、可以申请换CV吗?”

  

  换CV是不可能的,合同签好了姜菁也只有乖乖配合的份。

  只是编辑拉群的时候,她死活让编辑拉她新建的小号,被手机那头的人赏了一记白眼。

  “你以前可没整那么多幺蛾子,现在看到男神要装矜持了?”

  姜菁“嘿嘿”傻笑敷衍了过去。

  在讨论剧情的时候,姜菁言简意赅,绝不说多余的话,充分体现了惜字如金的真谛。

  人物角色摸索得差不多了,就该开始录制了。

  平时特别积极要去录音棚的姜菁,这次怂得跟骆驼似的,压根没提。

  编辑觉得不对劲了,私敲她:“怎么这次这么不积极?见男神的机会诶,不去?”

  “不啦,我相信你们的专业程度,没了我一样可以的。”姜菁抵死拒绝。

  “别废话,后天我要在录音棚看到你。”

  

  姜菁到录音棚的时候,险些被当成可疑分子赶出去。

  鸭舌帽外再套个兜帽、大墨镜、黑口罩,整个人畏畏缩缩鬼鬼祟祟的,要不是编辑一双火眼金睛认出这个打扮怪异的就是姜菁,把她带走的估计就是警察叔叔了。

  “搞什么?体验狗仔找灵感?”编辑斜了她一眼。

  姜菁探头探脑:“轮秋呢?”

  编辑努了努嘴:“你身后呢。”

  姜菁猛一转身,身后空无一人,她恼怒地转回来瞪着编辑:“别吓我!”

  编辑笑得不怀好意:“我没骗你啊。”

  姜菁隔着墨镜翻了个白眼,不再信了。

  刚想把口罩摘下来透透气,一道清冽冷淡却又极富吸引力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这位莫不是这次剧本的作者大人?”

  姜菁被吓得一动不动,连基本的社交礼仪都忘了。

  “是津津,对吧?”

  

  多年以前,姜菁还是一名网瘾少女。

  玩游戏就算了,还跟风拐了个情缘——不,用“拐”字不太妥,分明是把对方怼妥协的。

  那时候轮秋还没有现在那么出名,可也算小有名气,并且是游戏里阵营战的指挥,俘获了不少少男少女的芳心,包括姜菁。

  姜菁虽然不是声控,但好歹是名少女,少女情怀总是愚蠢而美好的,声音好听指挥厉害,在她眼中就是男神般的存在。

  为了和男神近距离接触,姜菁每天都去堵他任务点。

  男神什么都好,就是打架贼菜。姜菁和他不是一个阵营,把他压在任务点的地板上不断摩擦。

  轮秋怒了,直接拉了帮战。可姜菁作为一个财大气粗经常给帮会做贡献的三好青年,号召力也是杠杠的。帮战升级为阵营战,私怨夹带公仇,打得激进愤慨。

  最后轮秋妥协了:“你想怎么样?”

  姜菁笑嘻嘻:“绑定七夕任务如何?”

  

  轮秋妥协后,直接被姜菁压在了头上。绑定日常、绑定副本、绑定打架……每天被姜菁骚扰得可以说毫无人身自由可言。

  可一来二去、相处久了怎么也得滋生点情谊,姜菁又是个根正苗红、活泼爽朗的少女,三观也正得让人心悦诚服,平时待人也好活脱脱一副好说话的富婆形象,自然身边围了些小青年。

  然后轮秋发现自己可耻地吃醋了。

  那天轮秋在阵营战中把姜菁那方阵营打得落花流水后,跳到了姜菁阵营的YY:“津津,我们见面吧。”

  这件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而传闻中的女主,在那件事后彻底消失,所有联系方式再也找不见。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临删游戏前,姜菁一副肝肠寸断的模样和游戏好友们说道。

  

  第一次网恋、也是最后一次网恋,以姜菁的怂告终。

  

  姜菁以为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对方就不会知道是自己了。

  至少目前为止,轮秋并没有什么其它的举动。

  那时候两人互加了微信,她又喜欢把自己的丑照美照往朋友圈乱发一通,陌生人熟人都不屏蔽,完全没有意识到隐私是个大问题。

  姜菁看了看录音棚里认真录制的人,在编辑旁附耳悄声道:“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有事可以电话联系,我觉得没什么问题。那我先走了啊。”

  姜菁背着双肩包,脚底抹油溜了。

  

  姜菁在电梯口等着电梯,低头正看着手机,旁边不知何时站了个人,清清冷冷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内:“始乱终弃后就一走了之,做人这么不负责真的好吗?”

  姜菁吓得仰起脑袋,以为危机解除而把所有伪装物品卸下的脸正对着似笑非笑的轮秋。

  “你……你不是在录音吗?”姜菁差点把舌头给咬了。

  “我问过编辑了,你的微信。”轮秋简单这么一解释,姜菁知道自己是彻底被卖了。

  电梯是不行了,不如从安全出口跑吧?

  姜菁满脑子筹划着撤离路线。

  

  “津津。”

  姜菁再次被拉回了注意力,手上就被塞了一个东西。

  “你说过,铺满玫瑰的红毯献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的求婚太过俗套,不如简单粗暴直接送大石头。这句话,还作数吧?”

  姜菁低头,一颗在灯光下折射出点点光亮的钻戒正安静躺在她掌心处。

  “你都老大不小了,不如从了我吧。”清冷的男声夹带着温和笑意。

  姜菁巴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那是第一次她把轮秋按在地上摩擦,对方被她惹得怒火中烧,她在旁边悠哉悠哉:“你都一把年纪了,不如从了我吧?”

  “好啊,你拿钻戒来。”轮秋怒极反笑,失了理智。

  轮秋被怼妥协后数天,收到了姜菁发来的一张图片。

  “喏,你要的钻戒,换你送我了。”

  

  时隔数年。

  “喏,你要的钻戒,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