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atching you!!!
专属
吃鱼的栗子 发表于 10-05 21:14

-别怕,我保护你。

-没事,我解决了。

国庆七天更文挑战 BG 职场
2152字 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688
8
69

  尤可第一天到市公安局刑侦队报道的时候,全队正处于一起棘手的连环凶杀案的瓶颈期。

  “陈队最近心情不好,要是他对你发脾气,别放在心上,他人还是挺好的。”带她报道的警员絮絮叨叨给她说了好些注意事项。

  尤可轻轻点头。

  

  “研究生,二十五岁,没有工作经验。”陈勤看着简历,一张脸冷着看不出情绪。

  尤可柔声道:“跟着导师出过几次任务。”

  陈勤瞥了她一眼,没多说什么,对旁边的警员道:“带她熟悉下环境。”

  撂下一句话,迈着大步就离开了。

  旁边的警员笑了笑:“别在意,陈队因为最近的案子忙得焦头烂额、觉都睡不好,所以脾气是臭了点,没事的。”

  尤可摇了摇头:“没关系。”

  警员看着她,叹了口气:“你说你,看起来就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怎么想着要当刑警?”

  尤可顿了顿,道:“我不弱的。”

  警员没把这话当回事,拉着她在局里逛,介绍同事介绍领导,连哪个食堂大妈打菜多都跟她说了个遍。

  

  吃过午饭正准备午休,尤可便被同事抓着上了车。

  警笛声呼啸,尤可坐在车里,仔仔细细地看着档案资料。

  城郊一处废弃仓库又发现了一具尸体,初步断定与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连环凶杀案有关。

  车里的人对着这个新来的看起来就柔柔弱弱的同事,都有些于心不忍:“见了尸体身体不适是正常的,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

  “谢谢,我没事的。”尤可应了声,继续低头看资料。

  

  警车陆陆续续到了案发现场,大家下了车忙活着自己的本职工作。

  尤可下了车,就往坐在凳上的尸体走去。

  “不怕?”查验尸体的警官看着旁边的生面孔,问道。

  尤可摇了摇头,睁着双眼仔仔细细地看。

  而后,又在案发现场绕了一圈。尸体所在的板凳的痕迹、地板的痕迹、仓库的摆设、仓库外的状况、以及搜集到的证物,她一一观察了个遍。

  最后,她站在一个生满锈的置物架旁,望着远处,缓缓开口:“男,四十二岁,身高一八三……”

  原本陈勤正看着下属呈上来的证物,听到声音抬头看了过去。

  尤可仍在继续说着:“……偏瘦,双重性格,是个高级知识分子……”

  陈勤双眼微眯,冲旁边做着笔录的警员低声道:“记下来。”

  “啊?”警员本来写着东西,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勤横了他一眼,“尤可说的话,记下来。”

  

  根据从以往案件搜集得来的线索,结合尤可的侧写,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这名犯罪嫌疑人反侦察能力特别强,以致于一直没有能将他绳之于法。

  陈勤制定好抓捕方案,集结执行的人员进行抓捕。

  正在部署的过程中,尤可和另外一名同事刚踩好点,一条手臂横在自己脖子前,一把明晃晃的小刀贴在脸颊一侧。

  同事瞬间拔出手枪,吼道:“别动!”

  

  周遭的人都注意到这里的动静,陈勤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紧,赶紧跑了过去,掏出手枪对着嫌犯:“把刀放下!”

  “尤可,别怕!”同事陆陆续续围了上来,出声安慰。

  尤可垂眸,双手抓着嫌犯的手臂,低声道:“没关系,我没事的。”

  也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别人。

  情势一度十分危急,陈勤还在考虑该怎么解决现在这个状况的时候,只见眼前一记漂亮的过肩摔——

  嫌犯趴到了地上,双手被尤可用手铐拷在了背后。

  目睹一切的众人目瞪口呆。

  

  庆功宴上,陈勤向同事重新介绍:“尤可,犯罪心理学专业,侧写师,柔道十段。”

  在场的所有人:“……”

  

  被劝酒的尤可喝得一塌糊涂,靠在椅背上,一副醉醺醺的模样,像是睡着了。

  陈勤借口送她回去,同事一顿起哄。

  身后的门一关,隔绝了喧闹声,陈勤开口:“要我继续抱着?”

  尤可的双颊因饮酒而微红,缓缓睁开的双眸澄澈明亮,丝毫没有醉态,“谢谢陈队。”

  他把怀中的人放了下来,“走吧,我送你回去。”

  陈勤迈步朝前走去,却刻意放缓了步伐。

  尤可小跑着跟了上去,“陈队。”

  “嗯?”陈勤停下步伐,微微一侧身,俯首看着她。

  尤可搓了搓双手,又把右手往身上擦了擦,伸了过去,一双眼晶晶亮,“请多指教!”

  陈勤一愣,随即勾起一抹笑,伸出手覆在她的掌心上。

  “请多指教。”

  

  尤可刚就职在连环凶杀案中立了大功,不少人跟陈勤打探,其实就是想把人挖到自己科室。

  陈勤冷然:“暂借可以,调动就别指望了,人我是不会放的。”

  一开始只是对这个柔柔弱弱的女生有着超乎想象的实力萌生了一点好奇心,然而关注多了,多多少少心思也变了变。

  那天他看到一个男的和她有说有笑,脸顿时黑了一大半。

  “那是谁?”随手抓过一个路过的熟识的同事,沉着声问。

  同事看了一眼,“哦,安全办的一小伙,估计在征询小尤的意见。我倒是听说他对小尤挺感兴趣,在卯着劲追呢……”

  

  当天下午,陈勤便把尤可叫到办公室单独问话。

  “陈队?”

  陈勤木着一张脸:“有没有想过要换科室?”

  尤可有些慌张:“陈队要把我调走?”

  “暂时没这个想法,但借用你的人太多了,我想着可能这段时间指不定你会找到自己喜欢的科室,所以来询问一下你的意见。”

  尤可听说不是要被调走,松了口气:“我不走。”

  “所以这里有你值得留下来的理由?”陈勤沉着气。

  “有,”尤可坚定道,“你。”

  陈勤差点被吞咽的口水呛到。

  “大学的时候听说过陈队的各种事迹,一直憧憬着,没想到有朝一日真的能和陈队共事,赶我我都不走。”

  陈勤沉默半晌,徐徐开口:“有件事我要跟你坦白……”

  尤可屏住呼吸。

  “我不太喜欢看见你和别的男人接触得太过亲密。”双眸定定看着眼前的人。

  “唉……”尤可这一叹气,把陈勤的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那我暗恋陈队七年是不是意味着可以修成正果了?”尤可一双眸放着光。

  陈勤愣了半晌,低沉的笑声溢出嘴边:“自然是可以的。”我的专属侧写师。

{{ cardProfile['name'] }}

关注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ollow_count'] }}  |  粉丝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ans_count'] }}

{{ cardProfile['sign'] }}

甜饼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eedessay_count'] }}
碎饼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eedshred_count'] }}
喜欢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avorite_count'] }}
下载小甜饼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