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予南夭
We watching you!!!
青竹
腹黑男主x傻白甜
发表于 07-18 18:04 慕予南夭
2038字 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1406
13
138

小麻雀最近喜欢上一个妖。

是她的窝…旁边的一棵青竹。

青竹是森林里资历最老的妖怪之一,总是一脸温柔地照顾着他们这群小妖。

小麻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他,也许是他扶起摔倒的她时关心的样子,也许是他教导愚笨的她时耐心的样子,也许是他变成人的时候太好看了,衣袂飘飘,仙风道骨…明明是禁欲脸却老是带着温柔的笑……

不行了不行了,想到就心潮澎湃。小麻雀捂住自己发烧的脸。

小麻雀偷偷在青竹真身旁边绕了一圈。竹子挺拔翠绿,鲜艳欲滴,真好看。

他们植物妖怪真身可以和灵体分开的,不过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回真身里休养一下。青竹更是每天都要回真身休息,所以小麻雀每天都能看到他。

这叫啥,这就是人类常说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呸,得竹!

青竹今天早早离开了。

是赴牡丹那个小妖精的约。

牡丹是上个月化成人形的,她成功地打败了芍药,得到了森林五百年第一美妖的称号。

哼,美个屁,如果她能化成人形才是五百年第一美,一千年第一美!

是的,小麻雀还没化形。

按修为其实她早该化形了,但是,偏偏她就是变不了人,所以她才迟迟不敢和青竹表明心迹,结果才会被牡丹捷足先登,好生气啊。她发誓,等她化形那天一定要直接向青竹表白!

昨天牡丹那个小妖精,大庭广众的,扭着水蛇腰,一下子扑到青竹怀里,还说什么明天来翡翠山,人家有话找你谈,你一定要来哦~呕!装!

小麻雀不安地挠了挠树枝,想着青竹已经去了大半个时辰,还不回来,渐渐地有些坐不住了,扑了扑翅膀,往翡翠山飞去。

结果,一到翡翠山,就看到牡丹撅着嘴往青竹脸上亲,青竹也不拒绝,一动不动任由她亲。吓得小麻雀直接一个俯身,用身体就往下面砸。

“砰”一声后,牡丹被砸晕了。

“哎呀呀,我这是在哪?”罪魁祸首小麻雀用翅膀捂着脑袋,如是说道。

“这是翡翠山啊。”青竹俯下身,轻轻地把小麻雀放在手心,笑着说道,“你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没受伤吧?”

“没事,没事。”小麻雀大度地挥了挥手,才及时看向倒在地上的牡丹,故作急切地说,“哎呀,这不牡丹阿姨吗?她没事儿吧?”

青竹看着小麻雀拙劣的演技,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说道:“她没事的,我们走吧。”

“嗯嗯。”小麻雀小鸡啄米式点头。

青竹捧着小麻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全程没有看牡丹一眼。

一路上,小麻雀如平时一般,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青竹一脸宠溺地听着。

突然,小麻雀身体发出耀眼的光芒。

“咦?我这是怎么了?”小麻雀诧异地看着自己身上变化。

“你要化形了。”青竹眸光幽深。

“那、那怎么办啊?”小麻雀虽然一直很期待化形,但是事到临头还是很紧张的。

“不慌,我先带你回去。”青竹摸了摸小麻雀的头,一个闪身,他们就一起回到了青竹真身前。

“我下个结界,你就在里头运功就好了。”青竹双手捧着小麻雀,在他真身旁打坐。

“好的。”小麻雀点头,随即又反应过来,“咦?你不出去吗?”

“我怕你灵力不足,在你身侧,我可以及时引导你化形。”青竹顺了顺小麻雀的翅膀。

“好的好的。”他关心我!小麻雀满心欢喜地闭上眼睛,准备化形。

一炷香后。

青竹怀中出现了一位长相清丽的少女,少女眼睛紧闭,双臂紧紧地环着他的腰。

半晌,少女才慢慢睁开眼,一脸吃惊地看向青竹:“咦?我就化形完了?”

“嗯。”青竹微微勾起唇角。

“那我去看看我现在长什么样。”小麻雀立即溜出青竹的怀抱,跑向最近的小河旁。

青竹感受到怀中残存的温度,眼中的光明明灭灭。最后还是扬起温柔的笑,走到了小麻雀身边。

“我还是蛮好看的吧?”小麻雀捧着自己的脸,不确定地问道。

“好看。”青竹点头。

“那…比起芍药呢?”小麻雀用眼角偷偷瞄了青竹一眼。

“你好看。”青竹想也不想直接说道。

“那…比起牡丹呢?”

“你好看。”

“那比起森林里其他女妖呢?”

“她们都没你好看。”青竹一脸真诚。

小麻雀得到满意的答案后,眼角都笑弯了,赶紧趁热打铁!一把抓住青竹的手,急匆匆地问道:“那现在,森林里最好看的女妖喜欢你,那你该怎么办呀?”

青竹看着急切的小麻雀,宠溺一笑,没有立刻回答,从袖子里拿出一节竹子,竖着放进了小麻雀的手里。

“这是什么意思?”小麻雀不解。

“森林里最好看的女妖喜欢我…”青竹俯下身,覆上小麻雀的唇,“那么我只能栽在她手里了。”

牡丹家。

“怎么样?拿到青竹的妖力没?”芍药推开牡丹家的门。

“别提了,”牡丹揉了揉额头,“我都把减灵药下好了,控制阵也布上了。结果,那个麻雀突然砸我脑袋上!害我计划失败!”

“那麻雀是不是知道我们的计划?”芍药一脸疑惑。

“不可能的,麻雀那么蠢,自己灵力一直被青竹压着不能变成人形都不知道。”

“青竹为什么要这么做?”芍药不解。

“麻雀是鸟,天性自由,青竹那个死腹黑肯定是怕麻雀变成人会离开他,干脆把她不让她化形算了。”牡丹一边解释,一边开始收拾东西。

“原来是这样。”芍药点头,“你这是在干嘛?”

“准备跑路。”牡丹手上动作不停。

“只是借青竹点灵力,还没借到,他应该不会那么小气吧。”虽然她们用了点手段。

“借灵力没事。我刚刚听说麻雀化形了,肯定是我们的减灵药对青竹起作用的时候,他压制麻雀的灵力也减弱了,麻雀才化形的。那个死腹黑,肯定要报复我们。”

“啊?”

“啊什么?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