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atching you!!!
相儒以湉
今天也是可爱鸭 发表于 07-24 18:11

给大家嗑一份来自于傲娇黏人温医生和可爱小湉湉的糖,温医生可是喜欢惨了他的小姑娘了呀。

9638字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3114
30
369

“爸!你快过来!看我的脸!”姜湉目睹完镜子里自己的脸朝姜父喊道。

姜父闻声立马向她房间跑去,看见自家女儿那张红似关公的脸,他开口道:“湉湉,你今天是什么妆容?关大刀妆吗?”

“你是亲爸吗?把姜夫人喊过来!我脸过敏了!”她气急败坏地嗔道。

还在床上悠闲地观看弱智花瓶电视剧的姜母一听见女儿撕心裂肺的喊叫就躺不住了,赶忙下床跑到姜湉房间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不看还好,这一看……虽然心疼,可是她好想笑是怎么回事?

姜湉看着亲妈一脸快被憋死的样子,翻了个白眼,“想笑就笑吧,亲爸亲妈,你们真是亲的吗?”话音刚落,老俩口就相扶着笑弯了腰。

等到他俩缓过神来,才意识到出了大事,自家女儿这张可以用来欺骗纯情金龟婿的脸“毁容”了。于是姜爸姜妈赶紧拉着她出门,开车带她去了市一院。

姜湉戴着个口罩,迷茫地在白皑皑的墙壁之间穿梭。五分钟前,姜母说想上厕所,姜父非要陪着她去,把姜湉一个人丢在了原地。她只好自己拿着挂号单去找皮肤科,好不容易找对了地方,却发现队伍排了一条长龙,姜湉顿时就感到头皮发麻。她四下环顾了一圈,看见有一个房间的门口一个人都没有,咬了咬牙,走过去,抬手敲响了门。她是来看病的,脸比较重要,面子?面子是什么?

“请进。”里头传来悦耳的男声,低沉而不压抑,温润而不清高,是姜湉最喜欢的声音。这么想着,她突然就不好意思了起来,作为一个声控,她真的好怕自己按捺不住啊……

她硬着头皮走了进去,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脚,仿佛要将地上戳个窟窿。

温儒抬头看着来人,小姑娘戴着个口罩,个子小小的,只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露在外面,忽闪忽闪的,像只小兔子一样,头都不敢抬。他瞥了一眼,只当是小孩子因为破相脸皮薄,不好意思罢了。

“那个……我过敏了……我是来看病的……”她尴尬地开口。

温儒朝她伸出手,“单子。”

姜湉心中边“啊啊啊啊声音好好听”边小心翼翼地把挂号单和病历本递给他。

温儒接过单子,迅速扫描了一眼,“姑娘,你走错了,你挂的是对面冯医生的号。”

姜湉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口罩下的脸已经红得不成样子,还是厚着脸皮小声说:“那个……我是看对面排队的人太多了……我不想等……”

“不想等的话下次就挂专家号。”

她惊诧地抬头,撞进那双幽邃的眼眸,温儒整张脸尽被她收入眼底。姜湉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快停滞了。天呐……造物主也太偏爱他了吧,为什么他可以长得这么好看?声音还这么好听?而且,居然年纪轻轻就是专家?上天也太不公平了吧?

“你是专家吗?”

“怎么?不像吗?”他挑眉。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看起来这么年轻竟然就做专家了……”姜湉连忙摆手,她要照顾好医生的情绪,以免对方借药杀人。

“年轻有为没听过吗?”他骨节分明的手一下一下地在她病历本上敲打着。

“听过听过!您贵姓啊?”她舔着脸皮继续问。

“免贵姓温。”

“温医生,您就替我看看吧,就当是做慈善救助一下病人。”说完她便摘下自己的口罩,“您看,我今天早上起来就这样了。”

温儒无奈地叹了口气,就当是做慈善吧。这几天他要忙着做学术研究报告,院里批准了他暂时不接病人,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出现得让他措手不及。

他让姜湉坐到他身边,对着她的脸仔细看了一遍,套上一次性手套,又拿出一根一次性木棒让她张开嘴检查咽喉。男人身上的雄性荷尔蒙气息严重刺激着姜湉的感官,她感觉自己二十一年的单身生涯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艰巨挑战。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混杂着男士香水的味道扑鼻而来,姜湉差点溺死在这股味道里。

温儒扔掉木棒,道:“没什么大碍,就是普通的过敏。既然爱美以后就别用垃圾化妆品,你本身角质层就比较薄,容易过敏。我给你开个搽的药膏,再拿两盒氯雷他定片,回去之后一天一颗,药膏每天晚上都要涂。这几天不要化妆,不要吃辣的和凉的,尽量也别吃海鲜。”

姜湉边听边点头,看着温儒那张脸渐渐就失了神,离得这么近,她都能数的清他有多少根睫毛,还有,这皮肤也太好了吧?他平时怎么保养的?她一定要好好取取经。

“温医生,你平时都用什么护肤品啊?”

“不用。”他摸不清眼前这个小姑娘的脑回路。

“哎?那你皮肤怎么这么好?”不公平!她花那么多钱保养皮肤,结果人家什么都不用的皮肤都比她好!

“你要是少熬夜少用垃圾化妆品,现在也不会在这儿了。”他撇撇嘴。

“谨遵医嘱!”她冲他笑,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

“没什么事就走吧。”温儒好声下逐客令。

“谢谢温医生!”她站起身戴上口罩,朝他鞠了个躬,拿上开药的单子,抬脚就往门口走。

“姜湉,你的东西不要了吗?”温儒喊住她。

被喊住的姜湉呆在了原地,浑身跟触电似的酥麻,心中暗骂自己不争气,光喊了个名字就这样了,那以后还不得了?好不容易缓过来,她悻悻地回过身迈着小碎步拿回了自己的病历本和卡,又迅速转身一溜烟在风中留下一句“温医生再见”跑走了。

温儒摇摇头,权当今天运气不好,惹了个小麻烦罢。

姜湉站在扶手电梯上,失魂落魄的,脑子里全是温儒那张好看得人神共愤的脸。

到一楼的时候正好遇见那对没心没肺忘了女儿的老俩口,姜爸姜妈刚要去找女儿,就看见姜湉一脸丢了魂儿的样子,把两个人吓得不轻,姜父连忙跑上来问:“怎么了?湉湉?是什么很严重的病吗?没事的,爸爸有钱,有病咱们就治,肯定能治好,别难过,爸爸妈妈陪着你呢。”姜母在一旁附和着连连点头。

姜湉黑着脸,白了俩人一眼,把病历本放他手上,扔下一句“我去拿药”就走了。

姜父打开病历本,嘿,这医生写的字他哪里认的得?“到底怎么了?写什么了写什么了?给我看看。”姜母在一旁干焦急,眼见姜父没反应,一把抢过本子,这……还是不看了吧……

姜湉一颗初次小鹿乱撞的心终于平缓了下来,二十一年头一遭有了自己快要恋爱的感觉,这个温医生太过分了,对她太不友好了,她一定要在家把脸养好,改天到他面前让他眼前一亮。

拿完药姜湉又恢复了元气满满的模样,坐在姜父车里谋划着下一次该化什么妆,该穿什么衣服去见她的温医生。咦?她的?她真的好想让温医生变成她的呀……

回到家后姜湉破天荒地决定这几天戒辣戒凉忌熬夜,姜父姜母颇为欣慰,女儿终于爱惜自己的身体了,照这样下去,纯情金龟婿不是梦啊。实际上他们哪里知道,向来不近美色的女儿已经被美色诱惑得失了魂了。

姜湉这几天每天十点准时睡觉,不化妆,不吃辣,不喝凉水,也不吃海鲜,乖乖地遵循医嘱,谁叫这个人是温医生呢?温医生的话,她得听。

在温医生的庇佑下,姜湉又休养了两天,脸终于是完全好了。此时她正站在衣帽间里一筹莫展,挑来挑去决定还是选最保守的过膝连衣裙,雾霾蓝的,款式简单大方,姜爸姜妈都说她穿这条最有气质最好看。

衣服决定好了,那妆容呢?桃花妆?初恋妆?斩男妆?OK,那就斩男吧,正好把那支压箱底的杨树林12号色拿出来开个光,保佑她早日泡到温医生。

精心地打扮了一番,姜湉背上自己最喜欢的黑包,穿上最喜欢的平底鞋出了门。天助她也,一出小区,门口就有一辆出租车在等,她打开车门,十分开心地对司机师傅说:“师傅,去市一院!”

师傅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忍不住问:“姑娘,你这是去看病?”

姜湉点点头,“对啊,我病得可严重了,所以师傅你开快点啊。”

师傅见她笑得这么开心,心想这小姑娘还真是病得不轻,立马发动车子飞奔出去。

今天真是运气爆棚,一路上全是绿灯,畅通无阻,姜湉心里美滋滋的,直接扔了个20块钱给司机师傅,多了5块钱小费。她下了车,凭着记忆摸索去皮肤科,刚上电梯才想起来自己都没挂号,又折回去挂了个号,特地强调要温医生的专家号,对面的小姐姐一脸抱歉地看着她,“不好意思啊,温医生暂时不接病人。”

“为什么?”上次她明明就是他的病人啊,虽然是自己厚脸皮蹭的。

“我们也不清楚,是院里领导通知的,这段时间温医生不接病人。”

“那就随便给我开个吧。”没事,反正她脸皮厚,直接找上门就行。

拿着挂号单,姜湉紧张地站在温儒的诊室前,在脑海里一遍遍排练着自己接下来要说的台词,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

温儒一回来就看见一个小姑娘站在自己诊室门口神神叨叨的,走上前凑到她面前问:“你在干嘛?”

姜湉被吓了一跳,朝后踉跄了几下,看了看眼前的人,刚刚练习好的台词一瞬间全部忘光,就跟考试的时候明明复习得很彻底但在看见试卷时脑子里就一片空白一样。

她跟受惊的小鹿一般,瞪着圆圆的眼睛,在温儒看来好像还略带愠气。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她连话都说不好了。

温儒被她的样子逗笑,“我还没问你怎么在这呢。”

姜湉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挺了挺胸膛,“温医生,我恋爱了。”

温儒顿时无语,“你恋爱了来找我干嘛?难道你对恋爱过敏?”

“我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自己恋爱了。”

偷瞄了一眼温儒的反应,姜湉觉得自己昨晚补足功课努力学土味情话的成果似乎还不错。

温儒头一次被女孩子这么直白的表白,一向伶牙俐齿的温医生顿时间哑口无言。

“温医生,我想要你的联系方式!”小姑娘许是看他没有反应,便得寸进尺了些。

温儒眯眯眼,身子向她又倾靠了些许,“嗯?要我的联系方式?想干什么?”

姜湉霎时间气焰全无,男人突然的靠近杀得她措手不及,她结巴着道:“我我我……我方方便来来……来找你……看……看病……”

温儒被勾得来了逗她的心思,“你的意思是,要我做你的私人医生?”

“对对对……温医生……你能给我吗?”

“给什么?”

“微信……电话号码……都行……”她这会儿羞得怎么都不好意思抬头看他。

温儒不再逗她,直起身,正色道:“不给。”

“为什么?”她讶异地抬头看向他,眼睛里写满了不解。

温儒这才看清小姑娘的容貌,之前她过敏,脸上破相,他也没注意看,这下子一看怪不得她这么珍惜自己的脸了,所有女生都梦寐以求的端正五官全长在了她脸上,整个人看起来让人觉得十分舒服,声音又软软糯糯的,是个男人都得被勾了魂去。可是他温医生是何许人也?这点诱惑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院里规定,只许给工作号,不许给私人号码。”

姜湉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耷拉着脑袋,一副快哭的样子。

温儒最是吃不消这套,心软了下来,“但是他们管不了我,手机拿来。”

姜湉一听又来了劲,连忙把手上的手机递过去,全程表情的切换令人眼花缭乱,温儒感觉自己的嘴角抽了抽。

“没事不要骚扰我。”他输完号码,把手机还给她。

“好好好,都听温医生的。”姜湉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她才不骚扰呢,她那叫慰问。

温儒也没再留她,自己还有正事要做,随口胡诌了个理由便将人打发走了,看着姜湉蹦蹦跳跳离去的背影,他眼皮跳了跳,总感觉自己惹了个大麻烦,也罢,既来之则安之。

成功要到联系方式的姜湉心情好得恨不得昭告全世界,她突然想到什么,找了个奶茶店坐下,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在搜索里面把温儒的号码输入进去,果不其然,还真是温医的微信,这个男人还真是无趣,昵称就是自己的姓,头像就是一张空白的图片,什么都没有,姜湉觉得自己快魔怔了,怎么光看着他的头像就觉得他好帅呢?

姜湉立马按下了立即加为好友,等待对方验证。

彼时温儒正在回头审查自己的报告,手机屏幕突然的亮起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拿过手机,百年都没人找过的微信竟然破天荒地提示了一条消息,温儒打开一看,好友请求?点开那人的资料,心下立即明了,不是小姑娘又是谁呢?他嘴角无意识地扬起了弧度,按下通过验证。

姜湉收到“我已通过你的好友验证”时,整个人比飘在云端还要兴奋,她立即给温医生发过去一个害羞的表情。

甜温水:「害羞」

温:?

甜温水:温医生你看我的网名怎么样?

温:什么意思

甜温水:我是甜,你是温,你总有一天会被我融成水。

温:……

甜温水:温医生,我叫姜湉,今年21岁,目前是一名美妆博主,活粉80万,长相尚可,身材还行,除了身高差一点以外,你觉得我值得考虑吗?

温:你没事干了吗?

甜温水:有啊,追你。

温儒无语,索性不再回她,这次的报告会影响他接下来的研究方向,他没那么多心思花在小姑娘身上。

姜湉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温医生的回复,越等越心急,转念一想,万一自己话太多,温医生嫌烦了怎么办?不行不行,她还是先不发了。

回到家后,她想起自己因为过敏这段时间都没有出新的美妆视频,琢磨了半天,才决定就拍今天的斩男妆。

姜湉卸完妆,打开摄像头,调整好角度,拿出自己的宝贝化妆品们,开始录像。

“大家好,我是湉湉,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妆容是斩男妆。”说完,她忍不住娇羞一笑,“这个灵感来自于我一见钟情的医生。”

录完,剪辑好,上传,动作一气呵成,姜湉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顺利过。

视频上传1分钟后,好几个她眼熟的粉和经常抢热评的情感营销号就评论了她。

@ii柠檬味夏天:甜甜终于发视频啦!「撒花」「撒花」

@岛屿:我说一句甜甜美,没人反对吧?「狗头」

@甜甜的小甜圈xx:甜甜!老实交代!一见钟情的医生是谁!

@姜是甜的 回复 @甜甜的小甜圈xx:「害羞」不告诉你!哼!

姜湉怎么也没想到,就这么普通的一条微博,两个小时后被挂上了热搜,热搜词条为:姜是甜的 斩男医生。

看到这个热搜,姜湉哭笑不得。

这条斩男妆微博经过热搜的发酵,一下子点赞达到了12万,评论2万,全在八卦她一见钟情的医生是谁。姜湉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不应该关注她美丽的妆容吗?为什么关注她的温医生呢?

温儒刚接完冯医生的电话,说有一起没有见过的皮肤病案例上微博热搜了,让他去关注一下。温儒八百年没打开过微博,一打开便是铺天盖地的消息,当然,全部来自新浪新闻。他打开热搜,刚准备点进那条皮肤病案例的词条,结果余光恰好瞥见隔壁的姜湉,直觉告诉他好像是那个小姑娘,鬼使神差地他就点了进去。

温儒扶额,还真是她。不过好像她之前有跟他说过她是个什么美妆博主?粉丝还挺多来着?他点开视频,小姑娘素颜出现在屏幕上,他想起她来看病的时候还突然问他是怎么保养皮肤的,温儒忍不住一笑,这么一看似乎她皮肤也不差,白里透红的,大概是这段时间严格按照医嘱来了。

“这个灵感来自于我一见钟情的医生。”

视频早已经看完,但是这句话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在他脑海里回旋着,不停地播放。

温儒头一阵疼痛,报告已经弄完,现在他该想想要如何解决这个大麻烦了。说麻烦麻烦就来了信息。

甜温水:温医生!我今天上热搜了!

温:哦?

甜温水:是因为你我才上热搜的!

温儒假装不知道怎么回事。

温:我怎么了?

甜温水:因为你害得我满脑子全是你,连化妆都要想着你「大哭」

温:是你自己的问题,不关我事

甜温水:温医生!你明天有空吗?「可怜」

温:干嘛

甜温水:有空的话陪我去看话剧呗?(期待地搓搓手)

温:再说吧

甜温水:不行!现在就要说!干嘛要等!

温:……

见温儒没有反应,姜湉立马甩了电话过去。对方接得倒是挺快。

“温医生,你给个信儿啊!”

“我明天值班。”

“好吧……”她失落地挂了电话。

温儒本以为姜湉会再坚持一会儿,没想到不按套路来,这么快就给挂了,他哭笑不得。

那边的姜湉脸撒得都快和卷福一样长了,该死的值班啊啊啊啊!她和温医生都没办法卿卿我我了!不对……好像就算不值班她也没办法卿卿我我……啊啊啊!!更难受了!不行,她姜湉眼见着快要告别单身生涯,绝对不能放弃!值班是吧?好,明天办公室见!

第二天一大早姜湉就化好了妆买了豆浆和粢饭飞奔去一院的皮肤科,号也不挂了,反正她就是来见她家温医生的。

姜湉在温儒的诊室门口等了十分钟,才等到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温儒走过来,“你怎么来了?”

“温医生!我给你送早饭!单纯的送早饭,顺便进你办公室坐坐。”最后一句她说得很小声。

但温儒还是听见了,不由一笑,“进来吧。”

等温儒打开门,姜湉就跟兔子一样钻了进去,俨然一副“我是女主人”的派头。

温儒关上门,坐定。

姜湉狗腿地把早饭递给他,“温医生,来,吃早饭。”

温儒冲她摇摇头,“不吃。”

姜湉不死心,“吃呀温医生!不吃怎么能行!你是医生,你要救人,要救人首先就要管好自己的身体,管好身体的第一步,就是吃早餐!”

温儒被她一番听起来十分有道理的说辞整得无话可说,认命地拆开早饭吃了起来。

姜湉看着温儒吃得津津有味,暗自下定决心,以后每天都要给他送早餐,要不,顺便把一日三餐都包了吧?也行,回家她就要大展一下自己的厨艺。

温儒吃完,姜湉知道他平时也忙,就没再多做停留,临走前说了句“温医生待会儿见”就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了。

温儒满头雾水,待会儿?怎么个待会儿法?难不成她要一天来三趟?

果不其然。

连整个医院的人都听说了,院里的镇院之宝温儒正在被一个小姑娘跟在屁股后面追,每天一日三餐准时送达,一顿不少。可惜温医生这朵高岭之花,哪是那么轻易就能摘到的?皮肤科的前台相互之间传八卦,说小姑娘一点脸皮都没有,温医生都不待见她,还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平时几个人私下嚼舌根也就算了,可这一天好巧不巧偏生让姜湉听了去,到底还是个小姑娘,心性大,再怎么脸皮厚听到这种话也不可能没感觉,冷着脸把保温饭盒放在前台,叫她们十二点送到温医生诊室里去就走了。

温儒习惯性地抬头看一眼门外,今天怎么一反常态没有人影了?平日里她都在门口晃悠着等十二点准时开门进来的,这会儿却是半点声响都没听见。温儒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还有五分钟下班,但一点都坐不住,站起身走出门,前台的小护士喊住他,“温医生,这是那个追你的小姑娘给你留的,她说有事先走了。”

温儒拿过饭盒,状似不经意地随口问了句:“那她有没有说其他的?”

“没有。”

温儒越发感觉奇怪,这小姑娘今天怎么回事?难不成遇见什么事情了?还是说……对他这个人没了兴趣了?他越想心里就越不是滋味,他就说小姑娘年纪小,做事都是三分钟热度,这么快就放弃他了,哼。

作为医院的最高岭之花,温医生显然不可能拉下面子去主动找姜湉,他特意把手机开了声音,以防她打电话他给错过。没想到一直到他下班对面还是一通电话都没有,连微信都没发。

温儒心里没底,万一小姑娘真的对他没兴趣了怎么办?难不成微信拉黑了?

做了一会儿思想斗争,他决定发一个信息过去试探一下。

温:在?

没有红色感叹号,幸好,没拉黑,他松了一口气。

甜温水:嗯。

怎么这么冷淡?

温:今天怎么没来?

甜温水:去了。

温:怎么没来我办公室?

甜温水:不想去。

温:怎么了?

甜温水:不想说。

温儒皱了皱眉,不想说?那他现在找她去说,看她怎么个不想说?

温:你在哪?

甜温水:大剧院。

温:一个人去看话剧了?

甜温水:嗯。

温儒没再回,在手机上查了这个点在上的话剧,只有一部《恋爱的犀牛》,小姑娘是提过,她一直想看这部来着,不是说等他一起吗?怎么自己去看了?他倒是要去好好治治她。

幸好一院离大剧院也就十分钟的路程,他把车停在地下,上去到门口等她。

姜湉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让她委屈了一下午的罪魁祸首站在外面等她,本想耍个脾气直截了当地走人,可还是抵不上那人的火眼金睛,人群里一眼就看见了她。

“站住。”

姜湉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抬头。

温儒大步走向她,“抬头。”

姜湉摇头。

温儒又靠近了些,弯下身凑过去看她。哪里想得到小姑娘哭得委屈巴巴的,自己默默地流眼泪,温儒第一次真切感受了一下什么叫做哭得“梨花带雨”。

“怎么了?”他不禁放柔声音。

姜湉猛地来了气,“都是你!你一直那么冷漠,不理我!前台的小护士姐姐都嘲笑我!说我热脸贴你冷屁股!可是……我……我都没见过你屁股……”她越说声音越小,哭腔越来越重。

温儒被她奶凶奶凶的样子萌得心都化了,“那我给你看好不好?”就跟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他觉得自己都快疯了。

“看什么?”她满脸都是泪水,抬头傻愣愣地看他。

“看你想看的。”小姑娘正好到他胸的位置,他用力揉揉她的头,道。

“温医生,我想看你的手。”她踮起脚,又把自己的头往他手里抵了抵。

“好。”他把手放到她眼前。

“呜呜呜,温医生连手都这么好看!我要受不了了!”

“那就不忍了,来吧。”他朝她张开怀抱。

她“嘭”一声撞进他怀里,男人身上的香味充盈她的鼻间,姜湉觉得这个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她……这是泡到温医生了吗?好不真实啊……

“温医生,你掐掐我,我怕这是梦。”

温儒笑了笑,哪里舍得掐?他只恨不得把她狠狠揉进怀里吻个通透。

一吻落下,姜湉的唇上传来清冽软乎的触感,吓得她一个激灵,连呼吸都忘了,整张脸都泛着异样的红。

温儒起身,把她搂进怀里,使坏似的在她耳边用低沉的声音问:“现在呢?还真实吗?”

姜湉木讷地点头。

温儒把小姑娘的手塞进自己的掌心,牵着她往地下车库走。

姜湉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一把甩开他,开心地跳了起来,嘴里还哼着温儒叫不出名字的歌曲。

“耶!温医生是我的啦!”

她又折回跑进他怀里,“温医生,我要求你现在立刻马上跟我回家见家长。”

温儒笑着,“暂时还不能,等你真正了解我之后还决定要和我在一起,我再去。”

“可是我很喜欢你呀,不管是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啊。”

“湉湉,我其实很差劲的,你只是一时眼睛被假象蒙蔽了。”

她才不信,能够照顾她情绪还能抱住她耐心地听她发脾气的人,她才不会觉得他差劲呢。

姜湉往他怀里蹭了蹭,“我不管,我赖定你了,你好也是我的,不好也是我的,全是我的!”

温儒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塞满了,小姑娘软糯的声音穿过他的胸膛,到达了一个叫做爱的地方,他可以感觉到她在那里生根,发芽,开花,直到占据他的全部生命。

在一起后,温医生和温夫人开始了漫长的虐狗生活。

恋爱第一天,温医生就大张旗鼓地把家眷带进院里,还挨个向各个科的熟人介绍:这是我小女朋友。其语气之炫耀,十分之欠打。

姜湉自是喜闻乐见。

第二天,温医生当着老婆的面打电话给父母,道:你们的儿子被小姑娘拿下了。

姜湉在一旁很清晰地听见了对面未来婆婆和公公的大笑声,和她家那老俩口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三天,温儒觉得看女朋友看不够,强烈要求姜湉全程陪班,导致有病人看病的时候一直在问“这位是谁”,某温姓男子十分厚颜无耻地回答:哦,我老婆。

第四天,温医生已经完全满足不了于这种只能白天见老婆晚上却不能搂着睡的现状,于是撺掇着小姑娘搬过来和他同居,不然他就在她家隔壁买一个房子,最后怕小姑娘不同意专门做了个PPT给她讲解和他住一起之后的各种福利和好处。

第一就是晚上给她讲睡前故事。

第二就是她可以随时吻他。(这一条姜湉充满异议,明明是方便他好吧?)

第三就是和他住一起,她就能调整好作息,健康生活,拥有完美的胶原蛋白皮肤。

姜湉被第三条深深吸引,回家和老俩口提了一下,两个人立马同意,美其名曰不会打扰他们二人世界。她总算知道了,她当初的出生,纯属意外。

第六天,姜湉正式搬入温医生家中,开始一辈子的同居生涯。

日常如下:

“老婆,我想跟你一起洗澡。”某人义正言辞。

上级立马驳回,“不可能。”

“老婆,我学过按摩,你泡澡,我给你按摩,洗完你就会感觉人生顿时就不一样了。”

姜湉被迫同意,最后确实感觉人生不一样了,因为她根本就是瘫痪着被他抱出来的,她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跟温医生酱酱酿酿了。

又比如:

“湉湉,你已经三分钟没亲我了。”某人委屈巴巴地趴在老婆胸前。

姜湉哑口无言,说好的傲娇呢?怎么变成黏人精了?嗯?

她凑上去想轻轻吻一下。

温医生自是了解她,轻轻?不存在的。

最后姜湉又晕了过去。

晕之前她发誓,她再也不要和温医生酱酱酿酿了。

温医生:嗯?再也不要?刚刚是谁说要的?

再比如:

“姜湉,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脸了?”他怒气冲冲地拿她那瓶国产质检不合格的化妆品问道。

姜湉立马软了声音,凑过去亲了一口,“老公,人家还没用呢。”

温儒对此很是受用,但是又念及这人不打不长记性,决定辛苦一下自己,身体力行,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用垃圾化妆品。

“坐我腿上。”他朝她勾勾手指。

姜湉乖乖地走过去。

“爱我吗?嗯?”他低声在她耳边问。

姜湉最是吃不消他这样撩人,浑身酥麻得紧。

“爱!我爱你!老公我最爱你!”她乖乖送上嘴唇。

最后,温夫人总算长了记性,拿着温医生给的卡躺在床上一动不想动。她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和温医生酱……算了,看在温医生这张卡的份上,暂时不发誓了。

第N天,温医生向姜女士求了婚。

动用理科生不存在的浪漫小脑,他想出了用车后备箱送花求婚的庸俗方式。

“湉湉,我今年28了,比你大了6岁,可是我是第一次恋爱,也是第一次求婚,如果有哪里做的不好,你就告诉我,我很黏人,但也很会照顾人,我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姜湉感动得泣不成声,还没等温医生把戒指套进她手指,就自己一把抢过来套了进去,温儒满眼宠溺地看着她,站起身吻了吻她的额头,“老婆,我真的好爱你,想把你一辈子藏起来的那种爱。”

姜湉回抱住他,“嗯,我知道,我也是,温医生。”

那就,一辈子吧,以我全部的力量和生命,去拥抱你,爱护你,占有你。

{{ cardProfile['name'] }}

关注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ollow_count'] }}  |  粉丝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ans_count'] }}

{{ cardProfile['sign'] }}

甜饼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eedessay_count'] }}
碎饼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eedshred_count'] }}
喜欢
{{ cardProfile['interact_str']['favorite_count'] }}
下载小甜饼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