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洛汐
We watching you!!!
爱上你的好天气
“顾医生,你想养狗吗?” “什么狗?” 辛悦眨眨眼睛:“我这只单身狗。”
女追男 医生 高冷
发表于 07-27 20:42 茶洛汐
4448字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2288
34
197

1

“三十五号。”

“到!”辛悦从座位上弹起来,眉目之间遮不住悦色,进门诊室之前再一次掏出镜子,确认自己脸色够苍白、精神够萎靡后,轻轻扣门。

“进来。”

辛悦推开门,同一时间转换表情。

顾南一抬起头,脸上的笑僵住,眉头拧成一个结:“怎么又是你?”

辛悦自顾自坐下,手按在太阳穴上,一副虚弱无力的模样,“顾医生,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是因为不舒服,才过来看病的。”

顾南一翻开问诊单,在上面记录,他的字不像大多数医生一般龙飞凤舞,完全看不懂。相反,他的字清隽遒劲,一笔一划都很认真,就如同他这个人,盘顺条亮,工作时无比认真,浑身散发着魅力。

额头突如其来的痛楚让辛悦停止遐想,抬眸,便对上一双清冷墨黑的眼眸。

完了,开小差被发现了。

辛悦吐吐舌头,对着顾南一展开笑颜。

顾南一无奈地摇了摇头,重复刚才的问题:“哪里不舒服?”

话音刚落,只见对面的小姑娘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嗓音透着轻快:“顾医生,你是在关心我吗?”

顾南一:“……”

“这是我的工作。”

辛悦放下手,粉唇微嘟,胳膊肘搭在桌上,托着下巴:“我头疼。”

“昨晚熬夜了?”

她点点头:“差不多吧,失眠。”

“以前出现过这种状况吗?”

辛悦目光放在顾南一身上,一字一句说道:“以前没有过,最近才开始的。”

顾南一在问诊单上记录情况,扫了她一眼,又垂下眼眸:“最近发生了影响你情绪的事?”

“对啊!自从遇到你,看山不是山,看海不是海,看花不是花,眼里心里都是你,晚上想你想到睡不着。”

笔尖一顿,顾南一猛地抬起头,便与她晶亮的眼眸对个正着,她唇齿带笑、活力十足的模样,哪里像生了病的人?

顾南一撕下问诊单,扔到垃圾桶,本就不好看的脸色越发铁青。

“你很闲是不是?三天两头往这儿跑,我可没工夫陪你玩。”

眼看他生气了,辛悦收起笑意,委屈地对着手指,声音似猫叫:“我没玩。”

“那你想干嘛?”

辛悦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回答:“我听说你这周日休假,想约你看电影,刚好你喜欢那部电影上映了……”

“就这事儿,用得着专程过来装病?”

“你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我只有这个办法了。”

顾南一看着她,有些无可奈何,微微叹了口气,心想自己怎么会和这小祖宗纠缠个没完?

看着她可怜的小模样,他嗓音不自觉放柔:“我周日有事。”

辛悦“唰”地抬起头,眼眸清亮:“那等你有时间再去!”

“嗯。”

2

说起顾南一和辛悦的“孽缘”,还得追溯到一个月以前。

那天云厚风冷,纯粹的夜幕上没有点缀,空气里翻着清凉。辛悦却全身直冒汗,周身似乎有一股热浪包裹,头痛得快要炸掉。

前天不小心淋了雨,结果就病倒了,本来她也没怎么当回事,想着在家睡一觉就好了。却不料病情没减轻,反而加重了不少,实在挨不住,辛悦只能来医院。

已经接近深夜,门诊的病人不算多,辛悦坐在外面的长椅上,昏昏欲睡。

朦胧间,额头覆上一阵清凉,令她身子微微一颤,强撑着睁开眼,一张近乎360度无死角的脸映入眼帘。

好帅……

头疼的症状暂时消失,脑海里只有这么个想法,等病好了一定要把他拿下。

“最近天气转凉,三岁孩子都知道要加衣服,你几岁?”

就是有点凶。

辛悦低下头,跟着顾南一走近门诊室。

他一边记录,一边头也不抬地说:“你们小姑娘都这样,要风度不要温度,结果呢,还不是自个儿受罪。”

最近换季,感冒的人不少,一半以上都是年轻的小姑娘,大冷天的非要穿裙子,不肯加外套,顾南一遇到这样的例子不下十例。

辛悦本来想反怼回去,为广大女同胞讨回个公道,可喉咙一阵发紧,难受到不行,只能把话都咽回去,乖乖受教。

顾南一也不是话多的主儿,擅长以精炼的语言置人于死地。

空间一时间沉寂,只听得到笔尖跳跃在纸张上的唰唰声。

记录完毕,顾南一把表递给辛悦,道:“你这情况需要输液,今晚就在这儿呆一晚上,明天烧退了再走。”

辛悦躺在床上,心里一阵发酸,小时候生病都有父母待在身边,即使难受,至少感到安心。如今她孤身一人出来闯荡,生病了也不敢和父母讲,生怕他们担心,只能自己默默承受着,害怕又怎么样?只能咬牙忍着。

她半夜发了烧,身上密密麻麻都是汗,冰火两重天,难受得紧。但醒不过来,陷入无穷无尽的梦魇,一颗心飘飘荡荡,无处安放。

就在某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手被握住,心紧跟着安定下来,七魂六魄全都归位,梦魇消失了。

那是一种她找寻很久的感觉。

3

顾南一也没想到,自己不过例行查夜,便惹“祸”上身了。

前一晚上查夜,他发现辛悦高烧不止,额上布满细细密密的汗,似乎做了噩梦,身子一直在晃动,哭得很伤心。

为了稳定她的情绪,顾南一试图拉住她的手,低声安慰。没想到还真有用,她很快平静下来,呼吸绵长,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他心里一动,抬手擦拭干净。

辛悦第二天醒来,烧已经退了,昨晚的梦已经记不清,但手上的触感却忘不掉。她向护士打听了昨晚谁值班,知道答案后兴冲冲往门诊室跑。

路过门诊大厅的时候,那里一阵混乱,辛悦正准备走上前时,身体猛地被禁锢住,下一秒,冰凉的物体搭在自己的颈边。

“不要过来!再过来的话,我就杀了她!”身后的男子声音粗犷,双目猩红,说着把刀子又移进了几分。

周围的人被吓到,只能往后退,同时出声安抚。

辛悦这才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

这人不遵守交通规则,撞伤了人,自己也受了重伤,被送进医院。刚才趁医生不注意逃了过来,刚好碰到辛悦过来,便掳她作人质。

他知道自己免不了要坐牢,所以挟持人质,想给自己找条出路。

警察还没赶到,周边的人大多是患者和护士,都不敢轻举妄动。男人的伤口还在“滋滋”往外冒血,滴到辛悦身上,使得她猛地一抖。

短短几分钟,她在脑海里把遗书都想好了,做好了与这家伙同归于尽的准备。余光里,她瞥见一道修长的白色身影,趁男人不注意,夺过刀子,与他厮打在一起。

辛悦逃离束缚,腿软得不像话,整个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泪水后知后觉地模糊视线。

光影之间,她看见那道白色身影向自己走来,安抚地拍拍她的肩,嗓音轻柔:“没事了。”

自那天之后,辛悦就对顾南一展开猛烈追求,隔三差五往医院跑。顾南一刚开始以为她只是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没多在意,后来逐渐发现不对劲,便没再接她电话。小姑娘所幸也不再掩饰,时不时表个白,土味情话层出不穷。

“顾医生,你想养狗吗?”

“什么狗?”

辛悦眨眨眼睛:“我这只单身狗。”

顾南一:“……”

顾南一不接她电话,她就挂号去看病,变着法追他。后来,医院的小护士都被辛悦打动了,顾南一却仍旧如同一座冰山,屹立不倒。

4

周日。

本来打算和顾南一去看电影,现在计划泡汤,辛悦便约了闺蜜去shopping。

闺蜜嫌她不会打扮,带她买了不少衣服化妆品。后来逛累了,她们找了个咖啡厅休息。

因为是周末,咖啡厅里人很多,可辛悦还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顾南一的身影。他此刻正和一个长发美女对坐,相谈甚欢。

原来他说的有事,就是跑这儿撩妹,亏她还担心他出了什么大事。

或许是辛悦的视线太过灼热,顾南一心灵感应般转过头,与她视线碰个正着。只见他的眉头微微蹙起,眼里闪过一丝错愕,还夹杂着些许别的情绪,辛悦看不懂,也没耐心再看,拉着闺蜜气冲冲离开。

当天晚上她把顾南一的联系方式全都拉黑,发誓再也不去找他。

结果一个星期之后,辛悦再次出现在医院,她只是陪同事去看病。至于去到外科门诊室门口,完全是因为迷路了而已。

是这样没错,辛悦这样说服自己。

刚到门诊大厅,就有护士凑上前,拉着她的手热络寒暄:“你这段时间都去哪了?好久没见你了。”

之前辛悦追顾南一的时候,没少给这些护士姐姐送零食,她们对她印象都很不错。

辛悦扯了扯嘴角:“最近工作忙。”

“你和顾医生吵架了?我看他最近心情不好。”

辛悦心里一咯噔,第一反应是担心顾南一,后来又想想,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又跟几个护士寒暄几句,离开了。

“辛悦!”

顾南一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心底的弦越绷越紧,在他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啪嗒”一声断开。

“有事吗?”辛悦板着脸问道。

她的语气有些冷,与平时嘻嘻哈哈的模样大相径庭,顾南一不由得愣了一下,挠了挠眉心:“听她们说你去过门诊室,怎么不多呆一会儿?”

“我又没病,待着干嘛?”

她现在像极了炸毛的小猫,一个劲回怼。

顾南一挑眉:“那你之前总待着干嘛?”

辛悦一噎,抬眸与他相对,语气不善:“之前眼神不好,看上一个渣男。这么说来,我还真有病,或许该去眼科看看。”

她作势便要走,手腕突然覆上的温热令她愣在原地,顺势抬眸,发现顾南一的脸上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云淡风轻,反而被一阵慌乱替代。

“我想,我们之间存在一些误会,给我点时间解释。”

理性告诉她,此刻应该转身就走,可她的腿像是灌了铅似的,完全挪不动。辛悦懊恼自己的优柔寡断,又无比期待顾南一接下来要说的话。

她这次是真栽了。

顾南一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双手按住她的肩,柔声开口:“那天……”

“顾医生,患者失血过多,急需手术,主任让你立马过去。”一个护士匆忙说道。

情况紧急,容不得耽搁,顾南一对辛悦说了句“等我”之后,就急忙赶往手术室。

5

顾南一离开手术室,已经是五个小时之后,天色早已转黑,走廊里落针可闻。辛悦躺在长椅上,睡得正酣。

顾南一走近了才发现她,身形猛地一顿,某种情愫在那一刻汹涌而至。

椅子那么硬,亏她还睡得这么香。

顾南一宠溺地抚摸她的脸,帮她把碎发理到一边,而后双手从她的脖颈和膝盖穿过,抱着她往休息室走,期间动作轻柔,没把她吵醒。

辛悦醒来的时候,意识还不清醒,望着天花板发呆。过了半晌,昨天的种种全都涌向脑海。转过头,目光在触及床边的“巨型生物”的时候顿住。

顾南一趴在床边,呼吸绵长,明晃晃的阳光打在他身上,形成一道柔和的光晕。

辛悦这才意识到自己抢了他的地盘,可又不敢乱动,生怕把他吵醒。

当医生很辛苦,她是知道的。昨天等了好几个小时他还没出来,一定累坏了,结果还把床让给了她。

辛悦心里一阵愧疚,对顾南一的气消了一大半。

睡意消散,她所幸侧着身子,双手垫在脸下,欣赏顾医生的美色。

顾南一不仅医术了得,颜也实在能抗,这么近距离看,没有一丝瑕疵,睫毛很长,随着他的呼吸轻扫。

辛悦起了玩心,手轻轻放在他睫毛上,一根一根数。

正当她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手腕被轻轻攥住,手心一痒,顾南一睁开了眼睛,黑亮的瞳仁倒映出她的影子。

吃人豆腐被抓了个现行,辛悦脸红如火烧,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一点点蔓延,两人靠得很近,只得见彼此轻微的呼吸声和各自的心跳声,一下一下,很有节奏,也很快。

“你撞见我的那天,是在相亲,我妈的意思,我忤逆不了。”

顾南一抢先开了口,向她解释那天出现在咖啡厅的原因。

辛悦压住想上扬的嘴角,故意板着脸问:“那相成没有?”

“没有。”

再也忍不住,辛悦噗嗤一笑,余下的几分怒气也瞬间烟消云散。

顾南一也笑,直起身来,活络筋骨,伸了个懒腰。

辛悦脸上的笑敛住,她看着顾南一,神情认真:“那你以后要找女朋友,能不能优先考虑我?”

顾南一回:“不能。”

辛悦瞬间瘪起嘴,眼神哀怨,一副小怨妇的模样。

顾南一向她伸出手,嗓音带笑:“我现在就需要一个女朋友,不知道辛悦小姐愿不愿意答应?”

“愿意!”辛悦迫不及待地扑到他怀里,什么礼义廉耻、淑女守则,早就统统抛到脑后,把顾医生拐回家最重要。

顾南一抱着她,轻吻她的头发,重重地松了口气。

还好。

还好没有太晚,他回头找她的时候,她还在。

接下来,不会再留她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