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洛汐
We watching you!!!
黄昏恋,谈不谈
罗北北冲着远方大喊:“你要和我来场轰轰烈烈的黄昏恋吗?” “不要!”江懿大声回应,而后将目光投向罗北北,清俊的眉眼展露些许温柔,“我希望能和你谈一辈子的恋爱!”
校园 醋王 BG
发表于 06-22 10:33 茶洛汐
7651字 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1196
6
99

1

向来嗜甜的罗北北对面前的蛋糕实在提不起胃口。

吹了蜡烛,又老一岁。

“别犹豫了,无论你吹还是不吹,年龄就摆在那里,只增不减。”方离毫不留情地道出事实。

心里一阵刺痛,罗北北深吸一口气,对着光源处一阵猛吹,蜡烛灭了。

算是正式迈入二十二岁的大门了。

宿舍姐妹们一阵欢呼雀跃,拿起叉子各取所需,罗北北兴致索然地接过一块蛋糕,慢慢往嘴里送。

奶油的甜味混杂着蓝莓果酱的清香,齐齐冲入口腔,莫名觉得有些腻。

“咳咳……”宿舍老幺清了清嗓子,拿起一根香蕉放在她嘴边,“罗北北同学,恭喜你又长大一岁,请问你对过去的二十一岁有什么总结?”

脑子里走马观花地闪过过去一年的画面,似乎并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事,课程一如既往的繁忙,体重仍保持在三位数,男朋友,仍旧是个陌生的词。

又浑浑噩噩过了一年。

方离一手搭着罗北北的肩,一手往嘴里塞蛋糕,含糊不清地说道:“大学三年了,母胎solo的你,寂寞吗?”

罗北北回她一个白眼。

这是她能决定的吗?帅哥都是别人的,伤痛都是自己的。

“北,最后一年了,来场轰轰烈烈的黄昏恋吧!”老大接腔。

于是,罗北北的生日会硬生生变成了如何帮她展开黄昏恋的主题会议。三个人讨论得热火朝天,全然不顾当事人的感受,罗北北默默拿起蛋糕,将里面的蓝莓酱挖出来吃掉。

手机在这个时候振动。

“下来。”

2

罗北北从窗台探身往下看,便看见江懿颀长的身影,路灯打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泛起浅黄的光晕。

见到罗北北出来,江懿原本神游的双眼慢慢聚了焦,看着她迈着小短腿走向自己。

“我的礼物呢?”罗北北毫不客气地伸出双手,眼底溢出异样光彩。

江懿眉毛一挑,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

“自己看。”

盒子很大,是跟罗北北气质完全不搭边的嫩粉色,强忍住吐糟的心思,她解开蝴蝶结,打开了盒子。

惊喜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人猛烈一击。

盒子里是满满的零食。

睫毛轻颤,身形一下子僵住。

江懿清俊的眉眼漾出了笑意,他拍了拍罗北北的肩膀,嗓音透着轻快:“喜欢吧?送给吃货最好的礼物就是零食,哪儿找我这么了解你的人。”

“江懿。”

“嗯?”

罗北北面色平静,话语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最近在减肥?”

“说过啊,”江懿点点头,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可你还是每天吃二两饭,一荤两素外加一个汤,晚上宵夜不落。”

“你的意思是我很能吃吗?”

江懿耸耸肩。

互怼一向是两人的日常,可罗北北今天情绪莫名有些低落,周身隐隐升起一股浮躁,怎么都压不下来,最后所幸转身离开。

江懿见状急忙拉住她的胳膊,“这就走了?主菜还没上呢?”

“有屁快放!”

“啧啧啧,瞧我把你给惯的,吃炸药了?还是亲戚来了?我记得还没到啊。”

他声音不大,但足以让经过的人听到,火烧云直到耳后,罗北北又羞又躁,恨不得堵住他的嘴。

“不说我走了。”

话音刚落,江懿又不知从哪拿出个袋子,外面的标志是罗北北喜欢了很久的服装品牌。

小心翼翼地打开,一条网纱连衣裙赫然映入眼帘。

好像有点眼熟。

过去的记忆像风,一股股往她脑海里吹。

之前他俩逛街的时候,碰巧看到这条裙子,不觉多看了几眼。可最后还是没买,一是价格不太亲民,二是不适合她。

“江懿……”罗北北肩膀抽抽搭搭,声音瓮声瓮气。

笑意融化在嘴角,江懿虚虚搂住她,轻拍肩膀,“不要太感动。”

“你送完零食又送裙子,我怎么穿得下嘛?”

“……”

3

说起罗北北和江懿的相遇,算是比较狗血。

就地点来说,一点也不温馨浪漫,是在食堂。

正是高峰期,队排得老长,罗北北因为老师拖堂晚到了几分钟,只能耐着性子等。好不容易快到她,饭卡掏出来准备刷,前面的人却迟迟不让开。她探出头看才知道前面的男生好像没带发卡,一直在翻书包。肚子就在这时不合时宜地叫,幸好环境嘈杂没人听见。眼看前面男生的耳根逐渐转为粉红,罗北北决定不再坐以待毙,大手一挥帮他刷了卡,然后声音响亮地对着打饭大叔喊:“我要二两。”

之后挥挥衣袖,只带走了自己的饭盒。

这便是江懿对罗北北的第一印象:善良、乐于助人、饭量大,还有,嗓门大。

那对罗北北就是个小插曲,她此刻心里只有红烧肉,担心去晚了打不到。等她如愿以偿地打好饭,才注意到身后一直跟着个小尾巴,他正端着那个小饭盒,笑得一脸无邪。

“你跟着我干嘛?”

江懿挠了挠后脑勺,“既然你帮我打了饭,能不能再帮我打个菜,配个全套?”

罗北北:“……”

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原则,罗北北同意了。事后禁不住他的再三要求,两人加了个支付宝。

之后她就后悔了,因为两人都开启了蚂蚁庄园,罗北北每天勤勤恳恳加饲料,却老是招来江懿的小鸡,一吃就是好几十克。

一气之下,罗北北把他删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面。

事实上,第二天的马哲课上,两人就再次相遇了。

那天她去晚了,踏着上课铃声进门,后排的位置都被坐满,只剩前三排空着没人做。不小心对上马哲老师期待的眼神,她只能默默坐下,同时祈祷能有个同病相怜的人来陪她。

许是意念太强大,明显感觉到桌子震了一下,兴冲冲地抬眸,笑意在触及到身边人的那一刻顿住。

江懿。

当时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完了,难道江懿为了他的小鸡找到这里报仇?

瑟瑟发抖。

后来才知道,两人一直是一个马哲班的同学,只是一直没碰面过。

4

阴差阳错,两人建立了友好的同学关系。

很快到了社团招新,大一课不是很多,罗北北想着报几个社团打发一下时间。

最终选择了两个比较钟意的社团,面试时间都在同一天,地点在大学生活动中心,距离宿舍有点远。同宿舍也有要参加社团面试的,那时候关系还不是很熟,但处得还行,就相约一起过去。

因为大家面试的地点不同,时间一到就分道扬镳了。

虽说罗北北平时大大咧咧的,可一上讲台就紧张,更别提面试。眼看时间越来越接近,心跳如擂鼓,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也无济于事。她索性打开对话框,对着江懿大吐苦水。

“怎么办?我好紧张啊!!!”

江懿很快回了信息,“淡定,别忘了,你可是倔强的萝卜。”

“萝卜”是江懿给罗北北起的外号,因为他觉得名字读音相近。

没毛病。

此刻罗北北也无心与他争辩,额间冒出细密的汗珠,周身温度很高。

“安啦,实在紧张就把他们全当做你的同类,胡萝卜、白萝卜、紫萝卜。”江懿好脾气地陪她聊了半晌,虽然语气有些欠扁,可她还真没那么紧张了。

在手机电量还剩下5%的时候,轮到罗北北,在心里默默为自己打气过后,她向着面试的教室走去。

面试的有四个人,都是学长学姐,自我介绍完毕后,他们问了几个问题。来不及犹豫,罗北北说出了第一时间冲入脑海的答案。

他们似乎不太满意,彼此尴尬地笑笑后,让她回去等结果。

估计是搞砸了。

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好不容易鼓起的斗志此刻散了一半。

第二场面试在另一栋楼,罗北北绕了好久的路才找到,因为之前耽搁太久,她是最后一批。

面试的方式与之前有所不同,他们五个人组成一个队伍,在面试官假设的情景中,合理分工,共同完成这项任务。

题目一出,其他几位面试者就热火朝天地开始讨论、各抒己见,罗北北却觉得插不上话,只是跟着点点头,以示赞同。

面试结束已经差不多晚上九点,零星嵌在漆黑的天空上,路灯微弱。手机因为电量不足而自动关机,也联系不到舍友,一向路痴的罗北北绕了几个方向还是找不到回宿舍的路,

疲惫与委屈就在此刻不由分说向她侵袭而来,一晚上的失意、烦闷一同涌上心头。她索性坐在路边,头埋进膝盖,抱臂痛哭。

不知何时,前方隐隐出现一道光线,朝着她靠近。江懿踏着光晕而来,余晖落在他眼里,镀上斑驳光影。

他说,我带你回去。

5

江懿算是罗北北的初恋。

那段时间,江懿眼里的罗北北明显有些不对劲。明明是喜欢蹦蹦跳跳的女汉子,突然穿上了裙子。明明饭量很大,一顿却只吃一两饭,说话也轻声细语,像是变了个人。

江懿只当她每个月那么几天来了,没怎么放在心上。

眼看着他没什么反应,罗北北也慌了,索性主动出击,约江懿看电影。

“可以啊,刚好最近有部科幻片上映,听说评价不错。”

罗北北摇了摇头,“不看这个。”

“那看什么?”

罗北北打开购票界面,指给他看。是最近大热的一部青春片,从校服到婚纱那种,主演是正当红的小鲜肉。

“这有什么好看的?哪有看火星人入侵地球刺激?”

“我就要看这个。”

“那约你舍友去。”

“她们没空。”罗北北张嘴就回,“不然干嘛找你?”

江懿无奈地摇摇头,“那你说这有啥好看的?”

“男主帅啊。”罗北北眼睛都不眨一下,信口胡诹了个理由。

“……肤浅。”

禁不住罗北北的死磨硬泡,江懿答应了,前提是她得请一个星期的饭。罗北北歪歪脑袋,想了一下,同意了。

其他女生想请江懿吃饭都没机会,她轻轻松松就做到了,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时间约在周六傍晚,罗北北一大早就起来化妆挑裙子,方离跟她说,要学会抢占先机,既然喜欢就告白,让江懿成为自己的男人。

所以,她想电影结束之后向他告白。

电影开始前一个小时,江懿便打电话叫她下来,罗北北再三确认形象OK后迈着轻快的步伐向他走去。

他的装扮一如往常,黑色短T搭配牛仔裤,手随意搭在兜里,一双眼漫不经心地看着远方。

相比之下,罗北北显然隆重许多。

江懿在看到她的那一刻也惊了一下,并将心中的想法托盘而出:“你要去相亲?”

笑意僵在嘴角,罗北北太阳穴旁的青筋在皮肤下隐隐跳动,强忍住怒气,她自顾自往前走。

小姑娘的背影有些气急败坏,可能穿不惯高跟鞋,时不时崴一下,莫名滑稽。嘴角的笑意四散开来,江懿提步跟上。

6

电影院距离学校并不远,很多大学生光临,不知怎的,罗北北莫名觉得有些心虚,要是被熟人看到她打扮成这个样子,可就尴尬了。

正当她探头探脑打算进门的时候,才发现身边的人步子顿住,面前站了一个女孩,颜高腿长,棕色的卷发搭在双肩。

两人都没开口,表情郑重,罗北北不明情况地站在中间,空间一时沉寂。

电影就快开始,检票员出声提醒,就在这时,女孩一把抱住了江懿的腰,罗北北还未出口的话哽在喉咙。

而江懿,慢慢伸出手,回抱住女孩。

电影最后是罗北北一个人看完的,剧情果然狗血,看起来毫无悬念,真比不上科幻片刺激。她顺着人流出去,发现江懿仍守在门口,那女孩没在。

发火也是应该的吧,罗北北想着,于是她跑到江懿面前一顿破口大骂,最后口干舌燥才停下来。

江懿一双黑瞳平静无波,里面的情绪,罗北北看不懂。

“陪我喝杯酒吧。”

两人买了几瓶啤酒到了学校的天台,上面没灯,他们便打开手机的手电筒。

那个女孩叫童夏,是江懿的初中兼高中同学,两个人认识了很久,高一才捅破这层窗户纸,相约一起学习,考同一所大学。

幸运的是,他们做到了。

不幸的是,他们没多久就分手了。

在一起了这么久,躲过了老师的监管,战胜了高考的磨难,却输给了最不值一提的东西。

——改变。

是的,他们都变了,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不肯停一下等等对方,以至于回头看的时候,彼此都不在原地等候。

“那你……还喜欢她吗?”罗北北喝了口酒,辛麻敢袭上舌尖。

江懿许久没回话,静静地看着远方的某个点,光影绰绰,在他侧脸打下阴影,情绪深得看不清。

“你千万不喜欢我。”

心尖猛地一撞,双手不自觉握紧,罗北北抬眸,面前的人姿势一直保持不变,仿佛刚才听到的是幻觉。

可她知道,那是真的。

她的初恋,在学校的天台,在这个夜晚,无疾而终。

7

原以为宿舍姐妹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第二天就郑重其事地告诉罗北北:“你要有男朋友了。”

什么?!

罗北北虎躯一震,猛地从床上弹起来,脑袋不偏不倚地撞到了床梁。

方离乐呵呵地凑上前,唇边笑意扩大:“今天社团招新,你和我一起去吧,据说有好多小学弟来面试。”

“不去。”罗北北揉着头,嘴巴抿成一条线。

“真不去。”

“不、去。”

“这样啊……”方离的口气无不惋惜,“之前整理报名表看到好多颜值高的,还打算带你去大饱眼福呢!”

双耳敏感地捕捉到几个关键词,脸色缓和下来,心底划过一丝动容。

要不要去看看?

“去吧去吧,再不疯狂就老了,趁阳光正好,找个小学弟谈谈恋爱,别给大学生活留下遗憾。”老幺拍手应和,弄得罗北北心痒痒的。

那就试试。

反正她闲。

方离是志愿者协会的副会长,负责这次的面试工作,再加上一位大二的学弟,和罗北北组成面试团。

之前已经进行过一次初试,这次是最后的考核,面试的同学表现都不错。

方离时不时凑到罗北北耳边低语,问她有没有看上的,罗北北回她一个爆栗,然后认真查看资料,向面试的同学提问题。

比起大一时的青涩懵懂,她已然成长了许多,面对这些问题早已得心应手。

面试了一下午,累的够呛,两个女生后半段也无心欣赏帅哥,只想赶紧结束,然后约着小学弟去吃火锅。

对于中国人来说,吃火锅无非是加快彼此了解的一个好方式。小学弟名字叫袁封,性格有些腼腆,饭桌上多是两个学姐交谈,他则负责加菜,最后还抢着付账。

罗北北自然不依:“那怎么行?说好AA的。”

袁封挠挠后脑勺,低声回答:“下次吧,下次再让学姐请客。”

见他这么坚持,罗北北只好点头应下。一直旁观的方离凑到她耳边,语气暧昧,“我看这个不错。”

原以为袁封只是客套一下,没想到一个星期后主动给罗北北发来消息,让她履行承诺。

吃人手短,罗北北自然不好拒绝,答应赴约。

“咱家萝卜的春天到咯!”方离向宿舍姐妹宣布。

罗北北回她一个白眼:“你和我一起吃的饭,凭啥我一人埋单,你和我一起去。”

“我可不去,”方离摆摆手,“不然小学弟会怪罪我的。”

小学弟约的地点特别的神圣——图书馆。

“我觉得学姐你社团工作做得特别好,能不能传授我点经验?”袁封支吾着说道,耳根染上一抹粉红。

心里的大石头猛然坠地,罗北北松了口气,粲然一笑,“当然可以。”

8

江懿发现罗北北最近很忙,消息不回,约吃饭不来,电话快打爆了才肯接。

又惹到她了?

他索性到女生宿舍楼下等她,非要当面问个清楚。

结果罗北北没等到,倒是看见了她的三个舍友。

“北北啊,忙着谈恋爱呢!”方离舔着一根冰棒,漫不经心地回答。

“别逗了,她哪来的男朋友。”

这下方离的火被激起来了,立即回怼:“谁跟你开玩笑了,最近一个学弟追她追得正紧,北北差不多快答应了。”

江懿眉心一抑,呼吸微窒,“我怎么不知道?”

“这种事跟你有什么好说的,你又不是他男朋友,她谈不谈恋爱跟你有什么关系?”老幺毫不客气地回怼。

之前罗北北喜欢江懿的事,姐妹几个都知道,所以对他没什么好感。

“那我……是她男性朋友。”

“江懿,男女之间谈友谊你不觉得有点可笑吗?”

罗北北这几天的确都跟袁封在一起,倒不是谈恋爱,而是合作一个公益项目,始作俑者自然是方离。

本来罗北北无心插手,但小学弟主动请求帮忙,总感觉透过他能看到曾经满腔热血的自己,便狠不下心拒绝了。

算是送给自己的一份毕业礼物吧!

“学姐,喝奶茶。”

“谢谢。”吸管已经提前插好,喝了一口,暖意自心底漾开。

耳边想起方离说过的话:“袁封挺不错的,试试吧!”

怔忪间,手中的暖意瞬间抽离,猝不及防抬眸,对上一双戏谑的眼眸,江懿捧着她的奶茶喝得起劲。

9

江懿充分发挥了一个电灯泡的优势。

罗北北和袁封去图书馆讨论项目,他就夹在中间背课文,到了饭店,他嚷嚷着要去喜欢的店,最后还抢着付账。

“我家北北最喜欢吃他家的菜,带你来尝尝。”江懿唇齿带笑,手还爱怜地抚摸“他家”罗北北的头。

罗北北毫不留情地将头上的爪子拍掉,冲小学弟尴尬一笑。

这顿饭在极其怪异的情况下结束。

江懿以和罗北北顺路为由将她带走,甚至没给她道别的机会。

“你整天闲得慌是不是?袁封招你惹你了,对他这么大敌意。”忍了一天的怒气,在此刻发泄出来。

江懿摸摸鼻子,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那小学弟一看就对你心怀不轨,我是怕你太傻被人骗。”

“那也不关你的事!”

“我……”

不欢而散。

周六,罗北北换上江懿送的那条网纱裙,化了个淡妆。

面前的手机上,显示一条信息。

“学姐,周六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看电影,感谢你帮忙。”

电影是青春片,罗北北很久没看了,其实她更喜欢看科幻片,但看见袁封一脸神采张扬,便没说。

袁封事无巨细安排好一切,视野极佳的座位,爆米花和可乐,不需要她花一点心思。

可电影仍旧看得索然无味。

因为她看到了江懿和童夏,还有童夏身上的裙子。

两人的裙子款式近乎一模一样,最大的不同大概在于买家秀与卖家秀的关系。

心里的弦越崩越紧,在袁封开口那一刻才松开。

“学姐,我们回去吧。”

街边的霓虹灯闪着亮光,夜风透凉。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袁封突然加快脚步,在她面前站定:“学姐,要不要和我试试?我保证不会让你难过。”

心间直颤,从刚才的恍惚中回过神来,脑袋嗡嗡作响,眼前的少年眼神真挚。

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要答应他!”身后突然响起江懿的声音,带着粗重的喘气声,“真想试试,就选我。”

10

罗北北已经三天没出门了。

江懿的话给她的冲击太大,实在无法装作若无其事地面对他。

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喏,你的饭。”方离将外卖盒放她桌上,凑到她跟前闻了闻,一脸嫌弃,“还不打算出去?都快发霉了。”

罗北北打开盖子,惊奇地发现是她最爱的红烧排骨,迫不及待往嘴里送,含糊不清地问:“你们出去了?”

这味道明显是学校附近那家小吃店的。

“没有啊。”方离故意顿了半晌,眼角带笑,“江懿给你带的。”

不出所料,罗北北一听到那两个字,猛地呛住,咳嗽个不停,小脸霎时变得通红。

方离忙给她捶背顺气,“老这么躲着也不是回事儿,你到底对他还有没有感情?”

“我也不知道,”罗北北拿筷子戳着米饭,“他……就像我额头上的痘痘,有时候会出现,有时候又不见,可每次出现的时候,有点痛。”

“这就是初恋啊傻丫头,既然放不下,就去试试呗!”

“可是……”罗北北细眉微蹙,垂下眼睑。

方离想了想,“因为童夏?江懿不是和你解释过他们现在只是朋友、那天在电影院是偶然碰到的吗?”

罗北北摇摇头,“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是一时兴起还是真心实意?”

“直接问他不就行了,在这纠结顶个屁用。”

话糙理不糙,罗北北点点头,然后试探着问:“那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不用。”

“啊?不是你说……”

方离指指楼下,“他在下面候着呢!”

猛地跑到窗台,探身往下看,果然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衬衫长裤,寒风凛冽,也不知道穿个外套。

某种情绪在那一刻汹涌而至,几乎是飞奔下去,可真到了他面前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隔着两三米的距离,相对无言。

最后还是江懿率先打破沉默:“红烧排骨好吃吗?”

罗北北点点头,支支吾吾问:“你那天说的话……算数吗?”

江懿收起脸上的玩味,神色难得认真起来,“我对你说的话,向来都是算数的。”

心田一角往下陷,手不自觉绞在身前,“那你喜欢我……唔……?”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淹没在他突然覆过来的唇齿间。

全身如同过了一道电,酥酥麻麻,手不知何时被他裹住,滚烫,炽烈。

明明不过五秒,罗北北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像是过坐山车一般,心情奇异地上升。

江懿的唇游离到她耳边,声音低沉磁性:“我只对喜欢的人这样。”

心里的阴霾瞬间消散,只剩跳跳糖在脑海滋滋作响。

“之前一直把你当好朋友,从没往那方面想,直到袁封的出现。看见你们在一起,我会不爽,以为只是作为出于朋友的关心。可那一天,方离说朋友没资格干涉那么多,我才开始正视对你的感情,好像并不只是朋友这么简单。”

“我想陪你一辈子,以恋人的方式。”

他们再一次来到那个天台,宽阔寂静,可以俯瞰整个校园。

罗北北冲着远方大喊:“你要和我来场轰轰烈烈的黄昏恋吗?”

“不要!”江懿大声回应,而后将目光投向罗北北,清俊的眉眼展露些许温柔,“我希望能和你谈一辈子的恋爱!”

这世上过客千千万,微乎其微的几率,我遇见了你,兜兜转转,最后还是你。

真的很幸运啊。